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锦城印象

鱼凫城怀古

2018年07月12日 07:15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顾平

  成都温江,物华天宝,地灵人杰。四千五百年前,古蜀人鱼凫部落就在这块土地上聚居、劳作、敷衍生息,留下了广为流传并名垂青史的古蜀族遗址——鱼凫古城。

  “野寺依修竹,鱼凫迹半存。高城归断垄,故国蔼荒村。古意凭谁问,行人漫共论。眼前兴废事,烟水又黄昏。”一千多年前,宋代诗人孙松寿笔下的鱼凫古城云雾笼罩,遗迹半存。如今,在现代文明的光辉照耀下,鱼凫古城遗迹何存?

  近日,我与鱼凫古城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

  出温江城北五、六公里,下车在阡陌纵横的田野上行走,于一派田园风光中找寻历史。终于,在青翠的庄稼地中发现了一段突起的土埂,长约1800多米,宽10多米。虽是土埂,但它明显是人为夯筑。

  这就是古城墙?同行的文化局的同志给予了肯定的回答:据考古证实,这里是早于广汉三星堆的史前城址、长江上游文明起源中心之一——鱼凫古城。此城墙虽为土筑,但它是我国最早的城墙之一。1995年以来,成都地区的考古学家相继在成都平原发现了新津宝墩古城、都江堰芒城、郫县三道堰古城、温江鱼凫城、崇州双河城紫竹城等古蜀文化时期的早期城址,这批年代早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的古城,像璀璨的珍珠一样散布在成都平原广阔的沃野之上。1996年冬天,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学家们对该城址进行了详细的调查、钻探和发掘。

  沿着蜿蜒的古城埂,巡视眼前的鱼凫古城。城墙形状与宝墩时期其余几座古城都不一样:其他的城都呈长方形或接近方形,而鱼凫城是呈规则的六边形。可惜这座古蜀时期名气最大的古城,其城墙墙体毁损严重,保存极差,仅有南垣480米、西垣南段350米、西北垣西段370米、东南垣150米依稀尚存。现今地面的城垣,平面较不规整,基本呈东北至西南向,现存比较清楚的有四边,南边和西边拐角明显,西南城垣与江安河平行。城址面积约40余万平方米,其规模约与奴隶社会初期中原地区的一个中等城池相当。

  站在这土埂上,仿佛看见古蜀人从远古的迷雾中向我走来,引领我追寻鱼凫王及其古蜀人的行踪。鱼凫王的故乡在岷江上游的高山大川,他的祖先以养蚕发家,谓之蚕丛部落,蚕丛乘中原大乱在蜀中称王,即有蚕丛王;之后有柏灌部落,他们生活在山林与沼泽之间,逐渐从山川走向平原;随后有鱼凫继承王位,带领古蜀人迁徙到成都平原。鱼凫王是位捕鱼行家,率领人们捕鱼为生,所以把城池也建在水边;鱼凫王之后是杜宇王,他“教民务农”是位农业专家,使蜀人从此结束了山野捕猎为生的生活,而以种谷为生,因此杜宇时代农业发达,经济实力强大。杜宇是蜀中称帝的第一人,名叫望帝,望帝随后将王位禅让给丛帝。

  鱼凫城出土的石器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古蜀人走出大山在成都平原游荡了800年,鱼凫城是他们在成都平原拓荒过程中所建的6座城池中的一座。历史上,古蜀人至少迁徙了6次,从新津的宝墩古城,到温江的鱼凫城,到郫县古城,到崇州双河古城、紫竹古城,到都江堰芒城遗址。每一处,他们都给后人留下了高大的城墙。但是,每一处,他们都只安居一两百年。因为,耕地里的庄稼结出的稻穗越来越小;河里的鱼越捞越小;森林里的野兽越来越难猎到,部落不得不一次次迁徙,营造新的家园。后来,依依不舍地离开成都,来到三星堆。在三星堆经过一段时期的辉煌后,仍然没有站稳脚跟,最后又回到成都金沙。

  鱼凫城出土的陶器

  鱼凫王及其古蜀人不明白,他们的发展不是可持续发展。年复一年的种植使土壤慢慢变得贫瘠,过度的砍伐让森林不再茂森,无休止的渔猎使河鱼、走兽来不及繁衍后代,文明最终在成都平原上停滞不前。古蜀国最终在公元前316年被秦所灭。

  朝代更替,世事沧桑,远古时大名鼎鼎的鱼凫城,经历数千年的风雨侵蚀,变成了一段土埂。然而,鱼凫王及勤劳、聪慧的古蜀人在这里创造的文明,则与日月同辉,与山水共存,激励后人;同时,他们经历和遭遇,为今天的发展提供了启示与教训。

  “折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一段土埂让我解读到一段辉煌的历史;一座昔日喧闹的城垣,变成了一段沉默的土埂。今天的高楼大厦林立的城市,数千年之后是否也会成为毫不起眼的一堆堆废墟?今后的文明人凭什么物证知晓今日数据化时代的繁荣、正在发生的历史?时序代谢,自成古今,“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更看明朝。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向阳】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