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锦城印象

成都北门被遗忘的记忆——欢喜庵的传说

2018年01月10日 07:31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邓昶

  记得小时候每到要写家庭地址时,最怕的就是写下我家的地址,原因无他,只因我家地址的名字实在是太奇怪了——欢喜庵街25号。对于这个雷人的地名,总会有同学笑话我是住在尼姑庵里面的小和尚,这一尴尬的家庭地址一直伴随我到了03年拆迁搬离。

 

  欢喜庵街大概即成都动物园大门出口右侧到如今地铁3号线动物园站B出口附近,街道不长却充满了记忆。现如今偶尔故地重游,才发现欢喜庵街这条街名早已不复存在,如今那里的街名唤作昭觉寺南路。

  说起欢喜庵,小时候听老人说其实不是一座尼姑庵,而是一个总督的祠堂。传说这位总督名叫周湘泉(音),由于家中清贫,一路从四川走到京城赶考,不想名落孙山,虽一路省吃俭用,无奈如今盘缠用光,不得已只得在京城摆个地摊以算命为生,由于通晓四柱八卦,加之口才亦佳,每日算命的人逐渐增多,一日来了位客人,周湘泉一看其衣着不凡、举止大度,定是位有钱的“肥羊”,故而将这位客人的八字说得天花乱坠,正说得口干舌燥之际却见这位客人一脸淡漠,周湘泉生怕这单生意要黄,一时冲动脱口而出说道:“此命即便九五亦可当得”。此话一出周湘泉便觉不妥,哪知这位客人听后居然并无太大反应,只说今日未带银两,明日傍晚请其到家中一叙后再一并酬谢。

  次日黄昏、天色渐暗,一白面无须、仆人模样的人将周湘泉请到一座巨大的宅子中,晕头转向的周湘泉被领进一房间之中,但见一位黄袍加身之人正端坐在龙椅之上,仔细一看正是昨日那位客人,一身冷汗的周湘泉这才知道昨日那人便是当今圣上,急忙跪下行礼,皇帝不温不火地让周湘泉起来,指着桌上倒扣的大腕,让周湘泉算一算里面究竟是何物,算不出来或者算错了就直接杀头,周湘泉哪里算的出来?初入皇宫本就紧张,再经过如此一吓,顿时惊慌失措,连自己的小名都喊了出来,只见他高呼一句:“切猫儿该死!”慌忙就跪了下来,不料由于动作太大,衣袖意外将倒扣的大腕打翻在地,只见里面扣着的居然是只青蛙,正跪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周湘泉灵机一动马上叫道:草民家乡呼此物为“切猫儿”,不知京城呼此物为何?皇帝考证后发现四川地区的确管青蛙叫“切猫儿”,顿时龙颜大悦,直呼先生真神人,对其赞不绝口。

  随后交流中皇帝发现周湘泉虽家中清贫但谈吐不凡,颇有学识,动了提拔此人的想法,正好四川现任总督贪赃枉法,已被革职,便修书一封叫周湘泉带上,只说是自己在四川有笔烂账未收,你且前去代收,收回的银两就当是赏赐你的了。周湘泉按照书信地址懵懵懂懂地居然到了四川总督衙门门前,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来收烂账的,而是拿着皇帝的圣旨前来上任的新任总督,惊喜之余的周湘泉在当晚的洗尘宴上心花怒放、激动的忘乎所以,回到自己房间后回想自己时来运转,每次都如有神助,忍不住高声大笑直到深夜,哪知乐极生悲莫名其妙的就在当天夜晚含笑九泉了。

  后来皇帝感念周湘泉有福无命,亦有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感觉,故命人在成都昭觉寺旁修建祠堂,让其永享世人香火。

  世事变迁,如今那座祠堂早已不复存在,甚至连街名都逐渐被人淡忘,欢喜庵的前世今生究竟为何,似乎已难以考证清楚,留下的只是儿时的记忆与代代相传的古老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向阳】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