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邪教辨析

“全能神”控制信徒“五步曲”

2018年06月14日 07:58 来源:新陕网 作者:汉山樵夫

  深入剖析发现,“全能神”为了牢牢控制信徒,创制了一套骇人听闻充满血腥的信徒控制术。概括起来,就是通过信息掌控,控制其意识;通过“吃喝神话”,控制其精神;通过黑社会性质的恐吓,控制其人身;通过闪电击杀,让其“奉献”全部;待敲骨吸髓后,就卸磨杀驴,一脚踢开。

  对信徒实施信息掌控,深入其意识控制其动向

  “全能神”的主要活动是小型的私下聚会。活动圈子一般三——五人,最多不超过7人,活动空间相对封闭。聚会的主要内容,就是用“神话”(“女基督”的话)来衡量个体行为和家庭内部事务,是否与之合规。信徒的言行以“神话”为准绳。这种聚会自称为“交通”,一般每周四五次。与基督教一周一次公开在教堂做礼拜,大相径庭。其行动十分诡秘。这一行为规律,成为“全能神”活动特征之一。全能神非常看重内部成员间的“交通”,强调信徒必须遵守这一教会生活方式。“女基督”说:“光信教,自已看书远不够,不与其他姊妹‘交通’不是真正信神的人”。

  这种频繁的隐蔽性“交通”活动,占用了信徒大部分劳动生产时间,使之逐渐淡化了亲情、家庭、夫妻情感。而对教会的认同意识,却在潜移默化中不断加强。小圈子“交通”频繁,活动秘密,信徒间逐步形成类似于家庭的私密群体,其亲密程度甚至超过了家人、亲属。教会组织者利用信徒聚会活动,定期发布新的“神话”,从而从意识层面深深地控制信徒,掌握其动向。促使信徒们不断地聚会,实现对信徒的意识控制。

  频繁进行“吃喝神话”活动,控制信徒的精神世界

  “全能神”邪教的主要活动内容,就是“吃喝神话”。“吃喝神话”是全能神的专门用语。意思就是信徒聚会时阅读内部书籍、唱神话诗歌、听录音材料。通过掌握“神话”发展下线,拉拢他人入教“传福音”。“全能神”不断强调要将“神话”贯穿到信徒言行上,长时间耳濡目染,“神话”就成了信徒们的行为准则。通过这种洗脑方式,久而久之,信徒们心目中就只有对“全能神”的盲目祟拜了。

  通过长时间不间断的潜移默化,信徒们就只有接受“神话”这一途了。而把与“神话”不符的意识逐步从脑子里驱逐出去,从精神层面牢牢控制住信徒。到了这一阶段,信徒们就都成了没有自主意识的提线木偶。把“神”看成今生之惟一,把“奉献”自已的全部财富看成是理所当然。

  通过黑社会性质的恐吓,控制其人身

  “见证”,在现代汉语中,是“当场目睹,可以作证”的意思。而“全能神”则赋予其新的含义。在“全能神”看来,“见证”是指信者得福,不信者受惩罚。其“见证”认为,只有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才能在新时代成为得胜者。否则,会遭到神的抛弃甚至“闪电击杀”。其信徒在“交通”中,“见证”是一项重要议程。但所讲的内容却是以讹传讹,荒诞不径。

  如有信徒讲,跟你说个真事,这都是姊妹们“交通”时说的真事!有个农村的姊妹也信这位神,他丈夫就老是反对她。别的兄弟姊妹一来她家聚会,她丈夫就要骂人。这位姊妹就叫他不要阻拦她信,不然就要遭到神的惩罚。有一天,这个姊妹家里来人了,就把门关上“交通”。他丈夫就把聚会人的名字写在纸条上,揣在怀里,准备去揭发他们。就在他去的路上,骑车栽进水沟里,就淹死了。

  这种带有巫术性质的诅咒鬼话,这种愚昧拙劣的瞎编“臆断”,却被“全能神”当作“神话”一遍又一遍地翻新、传播。类似的“见证”在全能神的网站上比比皆是。大多都是一个套路,就是讲不信教的和阻拦别人信教的人,会遭到神的惩罚。一些信徒就是在这种恐吓中,骇怕受到惩罚而误入其中。“女基督”说:“我要的是充满生机的‘活物’,而不是被死亡浸透的‘死物’。我既在国度之上坐席,我就要指挥全地之人来接受我的检阅。”“既称为子民,便能荣耀我名……对我所说的话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应付了事,若不注重我的话,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不吃我话的……直接清除我家门之外”(《审判在神家起首》)。如想退出邪教组织,都被认为是“叛教”,会被闪电劈死。

  这种歇斯底里的威胁,以及由此演变来的对信徒的暴力攻击,就成了“全能神”控制信徒人身的“法宝”。 2014年5月28日,6名“全能神”暴徒在山东招远市一家麦当劳餐厅将一名无辜女性残忍殴打致死事件,就充分暴露其黑社会性质恐吓的残忍和对社会的危害性。

  用暴恐手段相威胁,控制信徒不断地为神“奉献”

  “全能神”认为实施上述控制还远远不够,对“叛教者”、“动摇分子”,还制定了一套严密的制裁措施。一旦成为信徒,“全能神”就对其实施严密的控制。“女基督”说,“对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边,任其乱说乱作,到最后我彻底惩罚他,收拾他……”。“现在我把我的行政颁布给你们(针对不同的人给予不同的刑罚),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身上,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即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从此得到印证,谁遭击杀,必不是我国中的一员,必是撤旦的后代”(《神隐秘的作工》)。

  “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因为人所献的祭是供神享用的,而神只把祭物赐给祭司分享,其余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没有权利享用任何一点。……若人享受这些东西那就属于偷吃祭物了。凡属这样的人都是犹大,因为犹大不光卖主,还偷取钱袋里的钱花。”(《审判在神家起首》)全能神把祭物理解成“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要求信徒们不断地“奉献”。如稍有违抗,就被“闪电击杀”。

  2012年,河南省信阳市”全能神“信徒闵拥军闯入校园,砍伤2 3名小学生;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因女儿出生导致无法外出活动,被“全能神“组织降职,李桂荣用剪刀割断自己仅两个月大的女儿的喉咙。

  2010年,河南一个“全能神”信徒意图脱教,“全能神”便对其还是小学生的亲侄儿狠下毒手,将这个孩子在放学途中疯狂杀害后,在脚心处印上闪电标志(全能神的标识)。

  2011年,河南一名想治病的14岁男孩被“全能神”信徒活活踩死,因为这违背了全能神“祷告治病”的规矩。

  “全能神”通过血腥残害和令人发指的恐吓,把信徒“练”成任意索取“奉献”的羔羊。河北省徐水县户木乡的赵大海,自2003年加入“全能神”后,前后共“奉献”13万元,2006年又把7万元店面转让费“奉献”给“全能神”,结果落得个一贫如洗。

  山东省荣成市的张金芳,曾经是当地致富最早的人。为了给丈夫治病,张金芳就信了“全能神”。四年来,张金芳夫妇累计向“组织”捐献了68万元钱,近乎倾家荡产。而她自己由于长期外出传教,拒医拒药,2012年11月傍晚,病倒在了“传教”的路上。

  “全能神”图财害命,其罪恶罄竹难书。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仅谭秀霞一人,从2005年2月到2009年3月,就为全能神收取“奉献金”达3000万元人民币以上。2012年,山东“牧区”的“奉献金”高达4400万元。为了不断扩大“全能神”的影响力,仅2013年,赵维山就斥资1000多万元,在香港的多种中英文报纸上刊登广告,并买下一些街头摊位,向路人发放“全能神”宣传资料,大肆骗取信徒的“奉献金”。2012年底赵维山叛逃时,他所携带的从大陆信徒手中搜刮的现金至少有1.2亿人民币(新陕网《入了全能神,人就成了行尸走肉》)。

  敲骨吸髓后,就卸磨杀驴,一脚踢开

  通过暴恐手段,牢牢控制信徒。让其从精神上没有独立意志,身心上没有自由可言,就都成了行尸走肉。如此可怜,却不能“得福”,得到的却是万劫不复。如《话在肉身显灵》说,“为我效完力的,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小心我收拾你……。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这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谁也改变不了,必须按着我的来。……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已的性命”。

  “全能神”对那些“不服权柄”、持怀疑态度,抵制、背叛的人,无一例外地施以暴力。其手段之残忍,令人恐怖;殴打、割耳朵、剜眼睛、断胳膊、砍脚趾等都被他们用过。为了掩人耳目,“全能神”还给自己的暴力行为用了一个很专业的名词,称之为“审判”,用以美化自己的罪恶行为。

  1998 年10 月30 日 至11 月10 日 ,河南唐河县“全能神”人员在短短12 天内,接连制造了8 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新陕网《入了全能神,人就成了行尸走肉》。

  “在工作或教会的事务之中,除了顺服神之外,一切应听命于被圣灵使用的人,违背一点也不行,得绝对听从,不要分析对错,或对或错与你无关,你只管绝对顺服就是了”(《审判在神家起首》)。

  真正基督教传福音的人,一定会本着“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的态度。“全能神”拒绝“不信的亲属”到他们的组织里去,正好说明他们的行为是错谬的,因为害怕暴露他们的身份及行踪,可见他们的行为是见不得人的,正如《圣经》中耶稣所说的那样,“不爱光倒爱黑暗”。

  “全能神”就是通过这些手段,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你若不愿意被宰割,就成为其“闪电击杀”的对像;等你“奉献”到一贫如洗,再也拿不出新的“奉献”时,就成为“为我效完力的,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小心我收拾你……”。说白了,等到信徒没有利用价值,就卸磨杀驴,一脚踢开。

【责任编辑:飘雪】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