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邪教辨析

西方人,你是如何看“法轮功”的?

2018年01月26日 07:38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Quora 苏心(编译)

  1、艾尔弗雷德·W·克劳切(Alfred W Croucher)

 

  艾尔弗雷德·W·克劳切,曾是一位工业工程师,是个中国通。自1978年以来,他大部分时间在包括香港的中国各地工作生活。现已退休,居住江苏苏州。 

  2015年7月10日

  道教气功曾风靡一时。“法轮功”恰恰就是那时的产物。它是那些神秘的,强调健康和能量,既推崇佛教又掺杂道教的邪教之一。“法轮功”的创始人是中国东北的一名工厂保安。他自诩为上帝的儿子,耶稣的兄弟,就像太平天国的洪秀全一样。该邪教通过让信徒购买书籍和视频资料敛财。但当教主李洪志逃到纽约时,中国政府禁止任何相关产品的出售,并切断了所有向李及其驻美国各公司提供的财政来源。为此,他组织了一场上万“法轮功”人员围攻中南海(国家领导人驻地)的示威活动。之后被中国政府取缔。

  然而,“法轮功”在海外已然变成一种瘟疫。他们占据繁忙的街道,诸如长期占据通往香港海底隧道(HK Cross Harbour)轮渡服务入口处的地方。 而且,他们或许更加诡诈。他们向人们提供免费的中文报纸《大纪元》。与此同时举办盛大的中国舞蹈秀,称之“神韵晚会”。这两种宣传方式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营利。 作为一个外国人,我认为“法轮功”非常讨厌,害人不浅。他们在中国的活跃分子因确凿的证据被中国政府监禁,这是事实。我认为,他们在狱中的待遇跟其他犯人是一样的。另一方面,人们只要自己练习,不试图招募成员或兜售相关材料,都能练习其他形式的健身气功,采取其他健身的锻炼方式。

  2、乔治·索耶(George Sawyer)

 

  乔治·索耶就读于美国天普大学日本分校(Tample University Japan Campus),现住旧金山湾区,自1987年以来一直研习道教。

  7月20日

  我对“法轮功”的了解大多来自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宗树人(David A. Palmer)撰写的《气功热:身体、科学与乌托邦》(Qigong Fever: Body, Science and Utopia)一书。该书涵盖了所有的气功运动,“法轮功”仅是其中一种。该书在详细描述“法轮功”的领导人时毫无溢美之词。

  我是一个非常虔诚的道教徒,并研习气功。对于一个道教徒或一个懂科学,受过教育的人来说,“法轮功”的宇宙论和信仰体系是不可信的,并似乎与佛教互不兼容。我见过因着迷气功练习而加入“法轮功”的美国人。他们不知道气功早于“法轮功”出现,且中国的气功似乎有400个学派。我认识的一些人已经离开“法轮功”,因为他们发现“法轮功”是狭隘的,对各种质询采取不包容的态度。我还与许多比我更爱好气功的专家讨论过,大家一致认为“法轮功”最多是“毫无特别之处”,并且认为“法轮功”是一个不应该参加的邪教。

  3、比尔·伊姆皮瑞亚勒(Bill Imperiale)

 

  比尔·伊姆皮瑞亚勒

  2015年10月4日

  我住在纽约市的一个地方,那里中国人很多。“法轮功”经常在该地区进行宣传。总是看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图片,上面都是遭受折磨的受害者。同时还挂着奇怪的标语“法轮大法好”。 西方人怎样看“法轮功”,我认为总而言之就是:一无所知!至少美国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法轮功”。然而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标语总是令我感到不舒服,认为要有所防备。如果你对“法轮功”有一些怀疑的话,就不要相信。它经常在进行类似上述的宣传。

  我知道,这不代表那些受过高等教育或世界各地西方人对“法轮功”的看法。但我真的认为这些街边的支持者经常是那些首次接触该组织的普通人。因此,我期望西方的普通人应该对“法轮功”表示怀疑,而且或许应该知道他们自称中国政府的受害者。

  4、罗德瑞格·涅福斯·亚文达诺(Rodrigo Nieves Avenda?o)

 

  罗德瑞格·涅福斯·亚文达诺,在本田汽车公司工作,曾就读于蒙特雷理工学院(Monterrey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现住中国。

  2016年11月10日

  我不太了解该组织,直到有一位好心的女士在公交车站送我一张CD作为“礼物”。我不知道这张CD是什么内容,但我能感觉到不太对劲,因为其他人一直盯着我看。我是一名外国人,经常被人盯着看,但这次比以往更奇怪。

  我给一位中国朋友看了这张CD,她告诉我把它扔掉。我浏览了一些网站查阅了解了该组织。就我而言,我认为该邪教组织的阵势就像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仅仅是了解一下东京地铁发生的事情,你就会知道中国为什么会取缔这样的组织。他们其实不是宗教,他们是善于误导人们的邪教组织。

  最后,我认为像这样的组织之所以在国外受到欢迎,是因为有些人简单地认为:“如果它是反对中国政府的,肯定是好的”。最终,我把CD当垃圾扔了,不愿为其所扰。

  5、张泉(Quan Zhang)

 

  张泉,曾就读于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现在普华永道咨询公司(Pricewaterhous) 工作,住在德州奥斯汀。

  2016年6月23日

  我正撰写的文章《揭批“法轮功”》(Debunking FLG)可以归纳我的看法。网址: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XULxRF-EjkyyAh9gsD87yFTxYVYh7IVl03dkhyvUBck/

  (我是一位美籍华裔。因此,我非常肯定我有资格既代表西方人也代表华裔回答这个问题。)

  文章大部分内容是我的经历,不过无人关注。那些寻求非亚伯拉罕式宗教圆满的西方人之所以被“法轮功”所吸引可能是因为“法轮功”最初宣传其自身是“佛教”。但当他们愈来愈熟悉教义内容,了解“法轮功”有关天堂的内容后,他们想要退出,因为“法轮功”所宣扬的思想与他们的自由思想相冲突。“法轮功”认为天堂是一个种族隔离之地,每一个种族都有各自的领域(这意味着混血儿不能进入天堂),还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罪恶不能进入天堂,而且(最重要的是)“思想污秽”的人不能进入天堂。所有现在仍支持“法轮功”的西方人不是因为他们相信“法轮功”,而是因为他们认为北京是一个残酷暴虐的政府,所以他们所镇压的任何组织肯定是好的。

  6、爱德华·康威(Edward Conway)

 

  爱德华·康威是一名夜审计员(night auditor),曾出版过书,现住德州

  2015年1月25日

  事实上,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想要什么,或者他们代表什么。我知道他们与中国共产党有矛盾。 我看到过“法轮功”信徒张贴的一些海报内容,一派胡言乱语,都是竭力令人相信他们是上帝的宣传,这令我对中国共产党很同情。

  不过,说实话,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7、维克多·黄(Victor Huang)

 

  维克多·黄 曾就读于华盛顿大学,做过生意,现在一家小型微软公司,即Smith Barney公司担任执行总裁,现住西雅图

  2015年1月18日

  我在西雅图始终能看到“法轮功”抗议者。没人关注他们。“法轮功”在美国无人问津。

  8、威廉·亨尼根(William Hennigan)

 

  威廉·亨尼根(William Hennigan),曾就读于旧金山大学,曾在因特尔公司、摩托罗拉公司工作,现住中国

  2015年3月18日

  我坚信,九龙和香港岛的轮渡码头的“法轮功”应予以肃清,揭掉他们丑陋的海报,搬走摆满“法轮功”宣传小册的廉价牌桌,消除“法轮功”给底层人们带来的痛苦。这些人正令乞丐蒙羞。

【责任编辑:飘雪】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