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项梁为何要立一牧童为楚怀王,又自封为武信君?原来里面大有来头

2018年10月10日 10:43 来源:飘雪楼主的历史课 作者:飘雪楼主的历史课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秋,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后,项梁和项羽杀会稽郡守殷通而起义,随后势力日涨千里。

  项氏集团的实力进一步壮大后,众人拥护道:“大王您英勇果断,德高望重,应自立为王才对。”众人的话引起了项梁的高度重视,对此,他做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广发英雄帖,盛邀各路革命军,齐聚薛地,召开第一届革命军首脑联席会议,商议革命军高层的管理问题。

  刘邦作为项梁的盟友,也带着自己的参谋张良从沛县赶来参加了会议。

  按常理推断,项梁坐上革命军头把交椅已是铁板钉钉的事。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会议开始后,会场的焦点都集中在了一个老头身上。这个老头比刘邦还老,已年逾古稀,但却雄心未泯。他就是范增。

  范增是居巢(今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亚父乡)人,足智多谋却一直怀才不遇。在战国时代时,他眼巴巴地看着秦始皇一步一步蚕食鲸吞了六国。这一看,便是七十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七十年,沧海横流,斗转星移,但他早已静久自明,了然于胸。

  革命的号角吹响后,雄心勃勃的他立马焕发了第二春,决定出山证明自己。最终,他选择了项氏集团,并深得项梁器重,而项羽更是尊称他为“亚父”。

  此时,在这么一个重大的会议上,范增先站了出来,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依老夫看,陈胜的死是理所当然的。”

  陈胜毕竟是第一个扯大旗干革命的人,因此,尽管他已经死了,但还是如神一般地活在大家的心中。此时,范增这番极富挑衅的话自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范增娓娓道来,“楚怀王虽然有点傻气,但他本质宽厚、仁慈,所以才会被秦国利用。而楚国人对秦国使的这种卑鄙手段是很不服气的,所以更加同情楚国王室。陈胜带头干革命后,不立楚王之后为王,而是自立为王,这违背了民心,成了众矢之的,所以他该失败。刚称王没几个月,陈胜心中就滋生了官僚主义,军中也弥漫着享乐之风。如此,失败更是难以避免了。”

  “高,实在是高!”范增的演讲结束后,众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接下来,项梁也知道该怎么做了。他马上下令寻找楚王的后代。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人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找到一个牧童,据说他便是楚怀王的第四代孙——熊心。

  当时没有DNA验证,大家凭什么认定这个牧童就是楚怀王之后呢?其实,项梁需要的只是一个形象代言人,发挥楚王室的品牌效应即可,至于这个小牧童究竟跟楚怀王有没有血缘关系,一点儿都不重要。于是,这个山野牧童便一步登天,拥有了和他“祖父”一样的名号——怀王。

  通过这次大会,最早加入项氏集团的陈婴和英布分别有了自己的官衔——上柱国和当阳君,而这一切的幕后操作人——项梁则自封为武信君。

  战国时,齐国有孟尝君,赵国有平原君,楚国有春申君。这些名字中带君的人,大都是公子王孙。项梁自封为武信君,其雄心可见一斑。

  就这样,楚氏集团(楚国)算是彻底复辟了。

【责任编辑:向阳】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