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龚自珍:一箫一剑平生意 负尽狂名十五年

2018年01月09日 07:11 来源:匠心之城 作者:佚名

  以才情流芳百世,书丑字贻笑大方。

  举忧思启蒙时代,醉红尘零落飘摇。

  百年一流,千年独秀,皆感于他,亦念于他。

  01.

  龚自珍出生之时,家族已在杭州的西子湖畔定居400余年。

  龚氏一族世代为官,龚自珍祖父龚禔身,官至内阁中书军机处行走。其父龚丽正,为江南苏松太兵备道,署江苏按察使。而他的母亲段驯,则是著名文学家段玉裁之女,德才兼备,学识丰盈。

  自古书香门第之家,对后代期望极高,龚家也不例外。龚母在龚自珍儿时,便带他研习诗文,她温婉慈爱,又博学多才,常常引经据典,将学识讲得颇具生气。

  龚自珍在母亲的教诲和影响之下,8岁便开始研究《经史》、《大学》,15岁诗篇成册,18岁应顺天乡试,由监生中式副榜第28名。

 

  他自小身前无严父叮咛,常伴母亲左右,生性烂漫,活泼天真,无过多忧虑,也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因此从未料到父辈的期望和嘱托,是何等艰难与厚重。

  那时的他,总是一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模样,闲来吹箫,乐时说剑,奉箫剑为益友,常携身侧。

  10岁那年,龚自珍曾随父进京,见帝都之气势,高官之雄姿,久久难以忘怀。于是心生宏图之志,渐渐脱去稚气,满怀入仕之决心。

 

  02.

  1813年,21岁的龚自珍再赴顺天乡试,却名落孙山,未能顺利做官。

  此时,他已初感清政府颓废腐败之势,欲打破成规,冲出禁锢,扬改革之风,振兴大清。

  他敏锐的洞察力和卓越的才思,已经超前于时代。

  两年后,龚自珍在所著的《明良论》中,第一次大张旗鼓地表露自己的政治见解,所涉为官之道,入仕之规,治国之策,改良之路,皆忧及国家民生,谋求思想进步,让后人惊叹不已。

 

  时逢清政府刚愎自用、闭关锁国之际,朝廷上下均无自危之心,贪腐肆虐,阿谀奉承之风盛行,奈何满朝多庸官,无人倡革新,树观点。

  为官多年的祖父看到龚自珍的《明良论》后,惊喜溢于言表。他未曾想到,尚属青年的龚自珍,已有如此远虑和见识,文内字字珠玑,直切要害。祖父的欣然指点,以及肯定与鼓励,使龚自珍重振旗鼓,决定再次应试。

  在此后的十多年里,龚自珍多次赶考,屡战屡败,屡败屡试。他坚信自己有着“旷世之才”,只是苦于朝廷黑暗,官者庸碌,因而久不得志。

 

  直至第六次迎试,龚自珍在殿试对策中效仿王安石“上仁宗皇帝言事书”,撰《御试安边抚远疏》,议论平定叛乱后的治国理政之法,阐明改革主张。千余言挥洒殿前,直陈无隐,阅卷诸公皆被其震惊。

  可偏偏主持殿试的大学士曹振镛是个有名的“多磕头、少说话”的三朝不倒翁,他以龚自珍的字法丑陋为由,将其置于三甲第十九名,龚自珍由此得了个无用差事。

  03.

  仕途不顺,欺凌之事频出,使得龚自珍,终由一个衣食无忧的少爷,而沦落为郁郁不得志的凄苦之人。

  他流传后世的350篇《己亥杂诗》中,讽喻、孤独、悲凉、幽怨,随处可见。

 

  1839年,在频频揭露时弊,触怒官员之后,不甘被打压排挤的龚自珍,辞官归乡。他惦念半生的仕途,终成一场空。

  临别之际,他挥袖呼唤,绝世名句响彻古今:

  九州生气恃风雷,

  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

  不拘一格降人才。

  颠簸之途,他借景感怀,伤己亦伤国:

  明知此浦定重过,

  其奈尊前百感何。

  亦是今生未曾有,

  满襟清泪渡黄河。

 

  时逢人生低谷的龚自珍,所著诗篇之中,亦不乏对家国民生的忧虑和企盼。他所触之景,虽显破败落寞之感,但仍生龙活虎,如临眼前;所涉政论,皆通俗平易,一面提出问题,一面托付愿景。

  他的《西郊落花歌》,更是意境万千,引人深思,“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一语,点燃无数衰亡之心。

  梁启超先生曾言:“晚清思想之解放,自珍确与有功焉。光绪间所谓新学家者,大率人人皆经过崇拜龚氏之一时期。”一语道破龚自珍的地位与贡献。

  然,他的天下尽知所事,还远不止于此。

 

   

  04.

  直至如今,龚自珍的死因,仍众说纷纭。

  一说死于权贵之局,一说死于灵箫之手,再说死于王府杀手刀下。

  他一生桀骜,却结局苍凉。

  常常感于他慷慨澎湃的爱国激情,惊于他义愤露骨的政论批评,也不断忆起他短暂悲悯的蠢钝爱情。

  幸好,虽生不得志,死未赢心,却能在历史的光晕里,留存了一点点痕迹。

【责任编辑:飘雪】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