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冯梦龙:如何当明朝导演

2017年10月09日 07:4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陈益

  作者:陈益

  冯梦龙这个明代末年的苏州人,一生经历很独特。他青年时代过着“逍遥艳冶场,游戏烟花里”的生活,57岁时考取岁贡生,61岁才当上福建寿宁县令。在闽中五十七个邑令中,没有谁比他更悠闲,没有谁比他更有才,也没有哪里政平讼理,能超得过寿宁。他关心百姓疾苦,维护封建制度,每天不是丹铅著书,就是撚须吟咏,可谓百端苦心。

  除了诗文,冯梦龙把主要精力投放于历史小说和言情小说。在世人皆知的“三言”之外,还有《新列国志》、《增补三遂平妖传》、《古今烈女演义》、《广笑府》、《智囊》、《古今谈概》、《太平广记钞》、《情史》、《墨憨斋定本传奇》等著作传世。值得一提的是《墨憨斋定本传奇》,不仅收录他的两种传奇,还有改订张凤翼、汤显祖、史磊、梅求己等人的作品,多达十四种。

  改订,也是艺术的再创作。冯梦龙十分讲求格律,也很注意戏曲的结构、情节、宾白、人物塑造。重视剧本的文学性,也不忽视演员在场上的表演,处处张扬“案头场上,两擅其美”的创作主张。他认为,汤显祖是“千古逸才”,临川四梦中《牡丹亭》最胜,但那是案头之书,而不是当场之谱。假如要当场敷演,不稍加串改是不行的。他将原本55折,删改成37折。尽管某些地方有损于原作精神,但是游离于主线之外的散金碎玉删并后,情节集中,结构紧凑,更加便于场上演出。历来昆曲舞台上所演的《春香闹学》、《游园惊梦》、《拾画叫画》等,大多采取冯梦龙的改订本。

  不难想象,在昆曲兴盛的年月,冯梦龙热衷于改订他人剧作,无非是为了“删改以便当场”,也就是方便演出。原本中不甚满意之处,“酌短长而铸焉”。在对改订传奇的序言、总评、批语中,他表明了自己的导演设想。时而提示演员,哪里是“精神结穴”处,戏要做足;何曲演出时不宜删略。演员应该认真领会角色的思想感情,气质风度,以及其所处的艺术环境,演出神情和个性来。强调“歌者”必须识别调的宫商、音的清浊,不能“弄声随意”、“唇舌齿喉之无辨”。比如对陆无从、钦虹江的《酒家佣》,他觉得,“秦宫事,用陆天池本;吴祐、友通期事,用钦虹江本”。关于角色,他也有很内行的提示。例如“演李固,要描一段忠愤的光景”,“演文姬、王成、李燮,要描一段忧思的光景”,十分重视人物的思想性格塑造。经他改订的传奇,每折所用的曲牌都标明所属宫调,每折的名称下标明韵部,曲文旁则加以点板。这无疑是他对唱腔、音韵和乐调提出的要求。

  在戏曲表演艺术方面,冯梦龙形成了自己精湛的理论。有趣的是,他自己所写的传奇《双雄记》、《万事足》,评价远不如其他作品,他的改订本传奇,却比原作更受昆曲艺人们的欢迎。

  冯梦龙为改订传奇所写的序言、总评、批语,我们可以理解成是他的导演手记。从这些精辟的见解,可以推定他是做过导演的。或许,他导演的剧目还很有观众呢。

【责任编辑:半夏】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