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滚动新闻

15岁少年出走 “不会回家,会回学校上课”

2018年11月06日 09:52 来源:四川在线  作者:罗敏

 

    去年案发后,办案民警非常关心小金,经常安慰他开导他

  ■新闻回放

  14岁少年被逼跳车碰瓷

  碰瓷 近20次

  获利 1.3万元

  伤害 孩子多处擦伤、颅骨骨折

  三轮车开到一条路上,颠簸得很厉害,爸爸拍拍14岁的小金的肩膀说“快到了”,这是暗号,意思是此时必须跳车,“我犹豫了一会,不敢跳,爸爸脸色一变,恶狠狠地瞪着我,我眼睛一闭,鼓起勇气跳了下去……”

  “世界上竟有这样的父母!带孩子跳车碰瓷,多达近20次,身上多处擦伤、颅骨骨折!”去年10月,浙江宁波公安局福明派出所所长的朋友圈动态,让一则“狠心父母逼儿子跳摔碰瓷”的新闻浮出水面,当事一家四口均为四川宜宾人。

  小金父亲罗某勇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其母刘某芬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11月4日,在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某物流企业打工的小金领到首笔379元工资。穿着单衣离家出走的小金,准备拿这笔钱给自己买身厚衣服、水桶、棉被等生活用品。

  去年10月28日,当时年仅14岁的小金被父母带到宁波市火车站,乘坐三轮车时故意摔落车下“碰瓷”,被受害人识破致案发。警方调查发现,小金多次被逼迫碰瓷讹钱。其父罗某勇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其母刘某芬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今年10月26日,小金的父亲罗某勇出狱;27日,罗某勇返回其在台州临海前江村的租住屋;28日晚,小金与父母发生激烈争执,父母打骂小金。当晚,小金离家出走,后在椒江找到一份临时工作。4日凌晨,已经离家7天的小金告诉记者:“不会回家,但18号会回学校。”

  父子再见

  “我跟他没啥子话说”

  10月27日,罗某勇刑满释放回家。

  他告诉记者,与其他父子久别重逢时的激动不同,小金父子再次见面时有点冷场。小金记得,父亲回家时他正在拖地。“我没喊他,我跟他没啥子话说。”小金平时话不多,经历了碰瓷、伤痛、媒体聚焦和父母获刑,更不知道该和父亲交流什么。

  第二天晚上,一家人到租住的房屋外的小饭馆吃饭。

  路上,母亲刘某芬在罗某勇面前数落了小金的很多“不是”:不听话、顶嘴,砸坏了电脑、毁坏了电瓶车。

  听说儿子各种“不听话”,罗某勇便数落儿子,还没走到饭馆,小金就气冲冲返家,自己做饭吃。一家人的聚餐不欢而散。

  对于当晚的纠纷,父子俩各执一词。

  罗某勇声称自己只是轻言细语责问了儿子几句,“我说你妈妈上班,才百十元一天,你把电脑整烂、电瓶车整烂,她又要花钱去修。”罗某勇还认为儿子不听话,导致家里“蚀财”,将来没钱让小金去读技术学校等,并无恶意。罗某勇说他没想到小金“恶狠狠地”地吼他:“你有啥子权利来管我?不要你管我!”

  但小金却又是另一番说法,“他一回来就找我麻烦,他埋怨我把什么事都给警察说了,说是我害了这个家,跟我吵架。”小金认为父亲把他坐牢的原因归结于自己身上,故意找些生活中的琐事理论。小金记得,父亲甚至说学校是他找的,“喊我不要去读了”。

  比较一致的说法是,罗某勇报怨小金成绩不好,将来找不到工作。小金回应说成绩不好,就去读个技校;但父亲接下来又怼了小金一句:“鬼大爷拿钱给你去读技校”。母亲刘某芬说,父子俩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小金也怼了父亲:“你爱拿不拿!”

  孩子出走

  “那天晚上他们一直让我滚”

  看到儿子气冲冲走了,罗某勇和刘某芬也没心思吃饭,先后从小饭馆返回家中。

  小金说,一回家父母就一起指责自己。刘某芬告诉记者,当时她责问小金:“为什么要骂父亲?”母子俩再起争执,说到气愤处刘某芬扇了小金三耳光,并叫他“滚”。

  罗某勇告诉记者,激动的时候小金意欲和母亲对打。“我看到他要和他妈打架,他妈打不过他。我就走过去,轻轻在他脸上打了一耳光。”此后刘某芬不断指责小金:“你要是翅膀长硬了,就滚出去,不要回来。”

  小金否认自己还手打了妈妈,“虽然这次确实想还手。”小金说,妈妈打了自己两三下,但父亲掐住他的脖子,骑在他身上,“他打的是要命的地方。”从小金给记者发来的照片看,其后颈、脖子上,都有抓挠的伤痕。刘某芬解释说,那是她打小金时不小心指甲划伤的,但小金称是父亲掐他脖子时留下的。

  “那天晚上他们一直让我滚。”小金说,被父亲掐住脖子的几十秒里,“感觉是直接要我命似的”。

  小金说自己实在忍受不了父母的驱赶,愤然离家出走。 出门时小金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单外套,在江边坐了一晚。游荡过程中,小金留意路边的招工信息。“看到有个工作还觉得可以,打电话去问了,在椒江,我就去了。”小金告诉记者,自己做的是在物流公司分拣快递的工作,不算累。

  据小金介绍,他从19时工作到第二天凌晨6:30,中间一小时吃饭,工作时间为10小时,时薪13元,一天可以挣130元。工资可以月结,也可以日结。上班第4天,小金领到379元钱,因为老板扣了11元保险费。小金说,他出门7天了,一直穿着单衣服,准备用这笔钱买棉被、桶、衣服、洗头膏、床单、枕头。

  老师、民警:孩子快回学校,要学好

  小金的班主任肖本龙老师对他评价尚可。“学习成绩确实不算好,但总的来说过去这一年进步很大,品行方面还不错。”肖本龙告诉记者,孩子对老师一直很尊重,老师对小金的要求是“尽量学,能学多少算多少,只是不能做坏事”。

  班主任

  母亲教育方式有问题

  肖本龙告诉记者,这学期以来小金和妈妈总是吵架,一吵架妈妈就给老师打电话。但是小金在学校表现很好,和同学相处也很融洽。肖本龙认为,妈妈的教育方法不对。“孩子这么大,初中阶段,正处于叛逆期。当父母的不能一不顺心就让孩子滚,老师批评孩子也要讲究方法。”肖本龙认为,父母要尊重孩子的自尊心。

  肖本龙告诉记者,小金离家出走后,第二天没来上课,他给小金妈妈打电话才得知孩子出走。肖本龙通过QQ规劝小金尽早回学校上学,不要在外面流浪。“小金说他不想流浪,但也不想回家。”

  今年10月初,刘某芬给成都商报记者发来照片,说她从小金的枕头下搜出四部手机,她怀疑小金“手脚不干净”,并以此为由责备他。

  对于小金妈妈的指责,肖老师说没有发现小金有这方面的迹象,也没有接到同学的反映。在以前的沟通中,肖本龙发现小金妈妈有点责怪小金,“孩子在派出所,本就该如实交代,问题发现得早是个好事情,算是挽救了孩子。”

  对于枕头下的手机,小金的解释是,他把自己的手机带到学校去玩,被老师没收了。“我找同学借。我以为他们可能没有,然后他们都有,都借我了,就有四个。我妈妈不相信,打电话问我老师,老师说手机还回去就没事啦。到现在她还怀疑手机是偷来的,我也没办法。”

  “小金体育特长是跑步,我们学校22号开始举办运动会,我给他报了名,他答应18号回学校。”肖本龙说,“希望小金早点回学校,免得在外面学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小金也说自己打算18号回去上课,如果不能住校,就考虑自己租间房子住。

  办案民警

  会继续资助小金读书

  在“碰瓷”案中,多次被迫假摔甚至导致颅骨骨折的小金,同样是受害者。自案发以来,负责侦办此案的宁波市鄞州区福明派出所,从所长林烜到普通民警,都对小金和妹妹的生活、学习倾注了心血,多次给予帮助。林烜和民警,甚至专程从宁波赶到台州临海市,到学校或家里看望小金和妹妹。

  得知小金离家出走,林烜很震惊,也很心痛,并马上安排了当年的办案民警联系寻找小金。“父亲一出来,儿子就不想回家了?但愿他别学坏。”林烜认为,小金父母的教育方法有问题,他表示,福明派出所将会继续资助小金读书。

  在父母被抓后,小金多次声称想要逃离被逼迫碰瓷的家。后来因母亲悔改,小金谅解了她,愿意继续和母亲一起生活,但不想再和父亲生活。今年3月20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撤销被申请人罗某勇作为小金监护人的资格。”

  罗某勇服刑期间,母亲刘某芬以无力管教小金为由,多次尝试恢复父亲的监护权,都被小金拒绝了。

  离家出走的孩子,未来何去何从?

  观点一

  接纳孩子回归校园

  感受老师的鼓励和同伴的支持

  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宜宾市青少年心理咨询协会会长 熊小冰

  从关系心理学的角度,小金的父母只是把孩子当敛财的工具,即使出了问题也不仅无法认识到自身的错误,还把责任推给未成年的孩子。这样的关系模式既缺少了亲子之间的关心和爱,也让信任流失殆尽。再加上父母欠缺情绪管理的能力,无端的指责和暴力,与青春期趋于早熟独立的小金之间极易爆发冲突。在没有爱和信任的前提下强行行使教育的权利,只会适得其反。

  很难指望小金的父母能够改变自己去帮助孩子成长,顺其自然,让小金学会社会生存适应的同时,接纳他回归校园,感受来自老师的鼓励和同伴的支持,暂时无须去面对一个缺少温度的家,或许更能调动一个小男子汉的成长能量,让他在社会环境和学校环境收获归宿感和成就感。其他的就让时间来见证吧。

  观点二

  父亲找份工作,情绪稳定了,才能给小金良好的成长环境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自贡市心灵花园婚姻家庭教育咨询中心理事长欧大可

  小金离开家庭,只是减少了父母与他之间的冲突。但亲情的缺失会越来越大,实际上他成长的过程中一直没有感受到亲情和家庭的温暖,这一点从小金的性格就可明显感到,几乎就是“一点就着”,小金既不信任任何人,又渴望得到别人的信任。其实父亲的刑满释放回家是一家人重新开始的机会。

  对青春期孩子的尊重,应该表现在换位思考的理解和给予他一些选择的自由,小金一家人的冲突大都是对细节管得过多,控制欲太强,冲突的原因不是为了解决问题,更多的是转移和宣泄自己的不满情绪,使彼此的沟通无效并导致恶性循环。特别是小金,不仅仅是叛逆,更多的是在反抗。

  现在最重要的是一家人要有各自的规划和打算,特别是父亲可以去找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转移自己的关注点和释放情绪的途径,并与妻子建立和谐的夫妻关系。生活稳定了,情绪稳定了,才能给小金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小金及父母均为化名)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图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蓉林】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