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杨陆三的“十八天”邪教经历(图)

2018年11月09日 10:01 来源:中国反邪教 作者:杨陆三

  我叫杨陆三,家住元江县澧江街道龙潭社区者嘎新村小组,是村里的老支书。我们者嘎新村是一个民风淳朴、村容整洁的彝族移民村。

 

  者嘎新村

  谁也想不到11年前,曾有一伙人到村里搞秘密聚会,宣传谬论,让无辜的村民深受裹胁,受到法律的严惩。而我本人虽然只参与了18天,但那段亲历“邪教”的经历却让我铭心刻骨!

 

  杨陆三与村民在一起

  事情还得从2005年10月的一天晚上说起。

  那晚,妻子跟我说,村里来了一位从思茅过来的外地人。那个人能说会道,很不一般,提议让我去见识见识。

  心想就在村里,反正也不远,就跟着妻子去见了那个外地人。

  当晚,那个外地人告诉我们,我们来到人世间,要吃、要喝、要穿、要花钱,我们需要生存,就必须靠天上的神仙。

  人间一切都由神仙说了算!

  不光用嘴讲,那个外地人还拿出一幅图给我们看,一再强调,让我们仔细看、用心看,只要够虔诚就能透过那幅画看到一个模糊的老头影子,这就说明神在显灵。

  整晚,那个外地人始终跟我们强调,我们要相信神,是神带给我们一切,是神在保佑我们。只要相信神,不用看病,死了之后还能升天。特别是在推翻“大红龙”、打倒“大红龙”后,我们才会过上自由自在、幸福美好的生活。

  这样的集会一连搞了几天,每天结束时,那个外地人都要跟我们强调:他所讲的、我们所看到的一定要保密,一律不能外传,只能藏在心中,否则就会受到神灵的惩罚。

  通过几天的集会,我一直纳闷如果真如外地人所讲的那样好,为什么不让外传?还有什么是“大红龙”?当时,我的心里估摸着这个集会有点不对劲。

  没过几天,同样的事又发生了。

  但这次来宣传的人不是外地人,而是我们村嫁出去的姑娘。她所讲的内容和方式与那个外地人如出一辙!

  在我再三追问下,终于知道这些人口中的“大红龙”就是要反政府、反社会。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惊讶不已,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就跟妻子商量决定退出,不再参与这样的活动。而这一天刚好是我参加活动的第十八天!

  虽然,我决定退出。但这些组织者仍三番五次来游说,让我回去再参加,还说“错过了,今后就再也没机会。”我已下定决心不再加入,无论他们怎么说,都没有动摇我的决心!他们眼看软的不行,就放出狠话,对我进行威胁,扬言要“弄死我、走着瞧”。受到这样的威胁,说不害怕是假的。那段时间里我总是提心吊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并且晚上睡觉的时候随时提防,生怕有人来打击报复。

  大概过了两个月,元江县公安局根据前期摸排、调查走访,认定这个组织为“东方闪电”、又称“全能神”、“实际神”,是一个邪教组织,并给大家解释了种种谜团。

  对于其中的那张神秘的图画。公安介绍说,邪教组织之前拿出来让大家看的那张图是经过特殊处理,只要看过的人都会产生错觉,让大家误以为只有自己才能看到,其实不然。

  他们利用这一心理,让前来参加的人自认为不是凡胎肉体,有着与神通灵的本事,再打着宗教的名誉和旗号,利用亲戚朋友家里秘密聚会的方式进行宣扬“神的头目女耶稣”、“世界末日”等内容,借着养身健身和防病治病等形式宣扬封建迷信思想、蛊惑人心。

  时间虽然过去了11年,但每每想起往事,我仍百感交集。庆幸自己当时能够及时抽身,才能险于身陷魔圈。但又暗自懊悔,没能迅速指出荒谬,阻拦误入邪教的群众,愧对村里乡亲们对我的信任。但最终值得荣幸的是,少数参加邪教违法人员受到了依法打击和追究相关责任,大多数群众受到了启发和教育,对激发群众识别邪教、反对邪教、抵制邪教的意识得到提高。

 

  者嘎新村

  这些年来,我们者嘎新村小组变化很大,铺设了文明巷道、新建了村民文化活动室等,村民积极发展生产,群众生活质量逐渐提高,越来越好。我自己也经营了一家早点铺子,日子忙碌充实,越过越有劲。相较之前参加邪教组织那段时间,每天宁愿放下手中的活计也要准时参加集会,想想真是可笑!

 

  杨陆三近照

【责任编辑:蓉林】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