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糊涂的老陈

2018年05月17日 07:19 来源:新陕网 作者:新涛

  老陈名叫陈敏学,家住西安市新城区。虽然人都叫老陈,其实老陈年龄并不很大,今年也就是个五十五、六岁的样子,只是由于人瘦头秃显得比实际年龄大许多的缘故,已被人称老陈十几年。我是一个反邪教志愿者,遇见过不少的法轮功习练者,但听到老陈的经历后还是震惊不已。

  老陈原本的生活与绝大多数人一样,有稳定的工作和美满的家庭,其中漂亮的女儿和贤惠的妻子叫邻居和同事们羡慕。然而,1998年,认识了“朋友”冯欣,这成了他生活的拐点。他认识冯欣是在单位同事的办公室里,没多长时间冯欣就向他推荐法轮功。起初,他并没有当回事,但经不住冯欣的多次唠叨,本身就把健康看得很重的他当听到“祛病健身”、“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这些内容时也就听从了冯欣。在冯欣的引导下老陈与大多习练者一样,先练功,再学法,最终成了一名“合格”的法轮功习练者。然而,又与大多习练者不一样的是,当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时大多数习练者都告别了法轮功,而老陈却深陷其中不肯自拔,以至于在随后的时间里接二连三发生令人扼腕的事情但也不足以使老陈清醒。

  其中第一件足以震醒老陈的事情发生在他习练法轮功十年后的2008年,已经与妻子离婚多年的、把法轮功介绍给老陈的冯欣竟得上了叫人难以启齿的性病。冯欣过去常对人说他练功这么长时间,“业”早都消完了,并对人说他不会再得病。初感下体不适,冯欣也不相信自己会染病,以为过一段就没事了,但后来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想象,疼痛一天比一天加重,怎么练功也无济于事。渐渐冯欣对“大法”的“祛病”也不相信了,碍于情面先在私人诊所治疗,但效果不佳,最终转入正规医院医治,才使病情得以好转。当冯欣事情传到老陈那里时,他先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然后是短暂的沉思,最后说道:“冯欣所做的都是他个人的行为,与修炼无关。他是他,我是我,这不会影响我对大法的坚持”。“修炼十几年未消业,苦苦练功未能祛病”冯欣的经历没能触动老陈一丝一毫。

  第二件足以震醒老陈的事情发生在五、六年前,一向身体好好的妻子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有些发低烧,并伴有关节的疼痛。起初,老陈妻子也未完全在意,但又过了一段不适的症状没有缓解,她就把自己的情况说给了老陈。老陈听后对妻子说:“不会有啥事的,我师父会保佑咱一家的”,没有带妻子看大夫的一点意思,妻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就这样过去了半年多,妻子的症状没有一丝的缓解,并且人始终感觉困乏无力,晚上睡觉常常会大汗淋漓,人也明显消瘦许多。妻子知道身体有问题了,几次催着老陈陪自己去医院,但老陈都是会淡淡用一句“不会有事的”推过。妻子有时说的多了,老陈会表现出不耐烦的神情“给你说不会有事的,再说医院不可能真正治病”。再后来,妻子的症状非但没有减轻,而且发展到腿关节疼痛,最后彻底无法行走了。此时,面对岳父家人气愤表情,老陈也不敢再说“师父保佑”了,把妻子带到了医院。大夫听完妻子的口述,表情严肃地说“可能是白血病”。经过进一步的检查证实了大夫的判断,且是白血病晚期,医院已回天无力了。就这样妻子不到五十岁便撒手人寰了。中年丧妻实乃人生之不幸,但妻子的离世没能惊醒老陈,还给人讲“这是前世的业太重,师父也救不了她”。

  第三件足以震醒老陈的事情发生在去年,原本老陈就有轻微疝气,但一直也没有发展加重,他就觉得这是法轮功“祛病”的功劳,因此更加坚定了练功的想法,并以此向人炫耀法轮功神奇。然而,去年春节过后,邻居们发现老陈始终带着痛苦的表情,问他原因他总是说一句“没啥,好着哩”。邻居们都知道他练法轮功,也不愿对他的事情过多询问。然而,后来邻居们发现老陈走路时两腿刻意往两边撇,且走得非常慢,知道老陈有问题了。于是,告知了他的大哥。原来,老陈是疝气加重了,在腹股沟部位胀大得像两个乒乓球。见此,大哥是又气又心疼,“都成了啥了,还不赶紧到医院去,治疗疝气非常简单,明天就往医院走”。老陈害怕大哥盯着自己不放,只得说“行!行!”然而,哄走大哥后,老陈没有一丝去医院的意思,深信练功会“消业”的。一晃一年过去,“业”依然没有消去丝毫,而疼痛却把他折磨得骨瘦嶙峋。在外人看来这是何等荒唐的事情,然而这还是惊醒不了糊涂的老陈。

  听罢老陈的经历,我是被震惊了,但在可悲他愚昧的同时也深深同情他的遭遇和不幸。我决心要把他从邪教的泥潭中拉出来,固然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我不愿意放弃。还好,老陈终于同意去医院了,并通过手术成功治愈了折磨他的病痛,对于老陈彻底走出邪教泥潭我更有信心了。

 
【责任编辑:飘雪】
上一篇:回头亦然伟岸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