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女友患白血病 男友辞职照顾在病房求婚

2018年03月09日 07:49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杜玉全

  病房内,一段舞蹈后,他手拿玫瑰,屈膝跪地。

  “还记得那33朵玫瑰,今天我要兑现,守护你三生三世,不离不弃。”他递给她一个小题板,落款“陈阿毛”。

  她慢慢地写下三个字:“已阅,准!”

  3月4日,一段病房内的求婚视频让不少网友动容。他叫陈俊伊,她叫徐婧婷。2月24日,他们将戒指戴在了彼此的无名指上,相拥而泣。他说:“把她治好,快快乐乐的娶她回家。”她回应:“挺过这关,我们就可以白头到老了。”

 

  求婚

  一场大出血几度病危

  他怕没有机会兑现承诺

  仅仅半年,这对23岁的情侣便几度经历“生死”。她在一次“扁桃体发炎”后确诊为白血病,辗转成都、河北救治,几度病危。他辞掉工作,一路相随,陪伴至今。他们原本计划着美好而幸福的未来,却无奈的经历着“生死考验”。

  2017年8月,在成都工作的徐婧婷因为持续高烧发炎入院。不到一周,一个活泼爱笑,刚刚还跟朋友聊天唱歌的她一下成了白血病患者。这是个无法接受而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徐婧婷再没离开过医院。治疗过程痛苦而难熬,徐婧婷感觉,自己越是痛苦,时间就偏偏越慢。

  在成都长达两个多月的治疗,效果并不如人意。在男友陈俊伊和家人的陪伴下,徐婧婷转院到了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治疗至今。期间,已经完成骨髓移植的她出现了剧烈的肠胃排异,2月23日晚,出现大量便血,血小板、血压急剧下降,一度病危。好在,徐婧婷挺了过来。

  这样的场景让陈俊伊感到后怕,他怕还会有“下一次”的到来,怕没法兑现自己曾经的承诺。“我们约定过,每年情人节都会为她准备33朵玫瑰,代表三生三世,不离不弃。当然最重要的是还要向她求婚,求婚的时候要99朵。”陈俊伊连夜给朋友打去了电话,与朋友一道策划了一场“仓促”的病房求婚。

 

  现场

  “守护你三生三世”

  “已阅,准!”

  2月24日一早,陈俊伊理了一个清爽干练的短发,订了一大束玫瑰花,这是他第一次买这么多的玫瑰。到达病房,朋友们各自忙了起来,趁着徐婧婷入睡时用红色桃心状的气球悄悄装饰好病房。陈俊伊则在一块小白板上写下“还记得那33朵玫瑰,今天我要兑现,守护你三生三世不离不弃。”落款“陈阿毛”。

  下午两点,一切都在有序进行。怕徐婧婷继续入睡,或者发现什么,朋友在一旁陪着她聊起天来。很快,各项事宜准备就绪。在朋友无意播放起的音乐中,陈俊伊穿着黑色西装,系着粉色领带,拿着一支鲜花和小白板走到了病床前,接着与朋友一起对着女友跳起了舞,有些不协调却很是用心。

 

  之后,陈俊伊单膝跪地,拿出了准备好的戒指,“你愿意交给我吗?”徐婧婷点点头回答:“嗯。”戴上戒指,两人相拥而泣。陈俊伊把备好的小白板递给了徐婧婷,她接过来,看了片刻,慢慢地写下三个字:“已阅,准!”最后落款“徐仙女”。

 

  “她当时很高兴,我们都哭了,其实也就是希望这个求婚能够给她带去力量,为他打气加油。”陈俊伊介绍,到目前这段时间,她的状态也乐观不少,有了一些向好的变化,“我希望能把她治好,快快乐乐的娶她回家。”

  徐婧婷也给出了自己的求婚愿望,“挺过这关,我们就可以白头到老了。” 

 

  爱情

  相识一年认定彼此

  健康与否都是我“媳妇儿”

  自女友生病,陈俊伊就辞去工作,一直陪伴身边。加上这次“冲动”的求婚,身边不认同的声音也随之而来。但陈俊伊有自己的看法,“很多人都在质疑,但她对我很好,人在一起不能以时间或者结婚证来算,如果真的是爱情,这些都不算什么,哪怕只认识一天都会守在她身边。”

  陈俊伊介绍,她与女友相识于2016年底。“我是吉林人,她是四川德阳人,当时都还没有毕业,我们一起到了成都的一个电商客户中心实习。”几个月下来,两人也从相识变成了恋人。2017年6月,两人毕业。徐婧婷转正留了下来,陈俊伊则在家人和女友的支持下去了深圳。“当时计划到那边工作半年在回到成都跟她在一起,可没想到刚刚去了20多天就回来了。”陈俊伊说,而这次回来,一切都变了,“仅仅20多天的时间,我们两个人整个人生的不一样了。之后这半年,他们都在医院的病房度过,他们的爱情也经历着考验研。

  陈俊伊介绍,一开始以为女友只是扁桃体发炎,但后来就开始发高烧。“当时她坚持了两天说发烧,我当晚就赶了回来,然后入院治疗,但差不多一周都没有好转,最后经过血液科的会诊最终确定了白血病。”  

 

  求助

  治病已花去近150万

  仍急需50万救命钱

  3月4日,陈俊伊的求婚视频被放到了网上,并连同一个筹款连接。在他的微博下,众多网友为之感动,为他送上了鼓励和祝福。“事实上这不是我的意愿,求婚的视频只希望能够记录下来,作为自己的记忆,但此刻她的治疗仍需大笔钱,只好无奈放出来,希望更多人能够关注。”

  陈俊伊介绍,目前女友还是有持续的出血现象,每天都要输血来维持生命。但总体病情在好转,不过治疗的周期也会很漫长,随之而来的治疗费用也仍是个大数目。“即便身体好的时候每天最少也要花去5000多元,如果用药,输血的话,就要一两万。”陈俊伊说,就在前不久11天就花去了25万元。

  “现在她家里的存款和可以卖掉的东西都卖掉了,我也向朋友筹集到了一部分钱,已经花了快150万了,医保由于异地关系也难以报销。”陈俊伊说,但目前仍需50余万的治疗费用,“可却也没办法再想亲朋开口,只能在网上筹集了。”记者看到,记者目前网络筹集的资金已经达到了30余万。

  最近,徐婧婷常常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因为身体大瘦,她甚至找了一根小绳子将戒指系在手指上,怕它掉落。陈俊伊也有自己的计划,待她病好,攒点钱,过过小日子,一起开一个蛋糕店或者小餐饮店,“因为她喜欢做饭,爱吃。”

【责任编辑:向阳】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