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蜀派古琴传承人黄明康:唱起琴歌 唐诗宋词都活了

2017年09月12日 07:10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赖芳杰

  这是一个寻常的周六晚上,而因了古音古韵的古琴,与应和古琴的诗词吟唱,这个夜晚变得别样的雅致和韵味。

  华灯初上,成都市中心的“屋顶的樱园”里,一场古琴雅集吸引了众多听众。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从摆琴到弹琴、吟唱、起身、鞠躬,黄明康一连贯的动作和谐优美,而那歌声缠绕着琴声,那吟诵附着着音韵,真可谓一唱三叹、娓娓动听。

  简单的七弦,在高手的指间可以变化万千。

  牵着你的耳朵去听

  和着古琴

  诗词仿佛活过来了

  纤指轻揉操古琴,喧嚣消融弦瑟中。

  全场鸦雀无声,人们的心神与演奏者指下流淌的山水之音静静地呼应。听众屏息凝神,托腮聆听,仿佛内心的浮躁一下子就被琴音拂去了。一曲奏罢,观众们为之感动,掌声四起。

  黄明康和她带领的东坡琴社成员,给大家带来的不仅是古琴的悠远,还有琴歌的新鲜。

  演出前,黄明康特别讲解,古琴是内敛的乐器,它的音量并不大,在公众场合演奏,需要静心聆听,黄明康称作“牵着你的耳朵去听”。在随后的演出中,大家都特别安静,难得的是,几个小听众整场也一声未发。

  古琴看似简单的七弦,在高手的指间可以变化万千。一曲《广陵散》力道盎然,震人心魄;而后的《阳关三叠》又是另一种意味,哀怨、不舍、担忧在琴声和歌声中展现得淋漓尽致;《秋水》则时缓时急地诉说,一段余音未止,另一段又陡然而生。

  最让听众新奇的,是黄明康的琴歌。

  琴歌《峨眉山月歌》把古诗与古琴的碰撞,将诗词的音韵美、音乐的格律美展现得淋漓尽致,现场琴声飞扬,余音绕梁。

  中国诗词在最初被创作时,就是可以拿来吟唱,和琴而吟、而唱,是其最基本也是最普遍的展现方式,然而在流传的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弹唱”的形式渐渐变为了“弹奏”。如今能唱琴歌,能自己创作琴歌,还能恢复古曲打谱的人,为数不多。

  琴雅集临近尾声,黄明康现场教大家唱了一曲《花非花》,是她自己编曲的琴歌,尽管天色已晚,听众仍然饶有兴味地学着,“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曲折婉转的音调,配合白居易简妙的诗句,把人们带入朦胧的诗意情怀之中,沉醉良久。

  第一次听琴歌的小周姑娘,唱完说出一句感叹:这样一唱,诗词仿佛活过来了!

  嗓子好爱上琴歌

  谱曲《花非花》

  真的陶醉了

  一袭丝绸红裙,头发盘成发髻,黄明康演出时,总是一身古典的装扮。日常生活中的她,就随意了些。不过,50多岁的她,明显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

  黄明康,成都市非遗蜀派古琴代表性传承人。她的家里,最醒目的装饰,就是墙上挂的一排古琴。客厅一角摆放着一张书桌,桌面散放着她的书法、画作等。黄明康说,平时除了练琴,也会练练字画,都是可以修身养性的。

  “小时候看香港的电影《屈原》,那个时候就惊讶,原来诗词是可以唱的,我从小就爱唱歌,嗓子好,后来拜师俞老(俞伯荪)就开始学习弹唱,摆两张桌子,俞老和我对着放两份琴谱,分好句分好段,拿着谱就可以唱。”

  黄明康口中的俞老,即是她的丈夫俞伯荪,著名蜀派古琴大师。两人年龄相差40多岁,但互为知音,俞老2013年以92岁高龄仙逝,黄明康特意弹奏一曲《思归操》送别,并深情地说:“你说你最爱这首曲子,我再弹给你听听”。

  她的古琴生涯从认识俞老开始,琴歌也是因为俞老发现她嗓子条件好,专门指点她练习的。这一唱,就停不下来了。

  “他教我李白的《峨眉山月歌》,吟唱用的是川剧里‘吟哦式’的唱腔。那是李白24岁时第一次出川时留恋家乡景致所作的,唱的时候联想起四川的风景,用这种方式唱会觉得格外的婉转悠扬。他还创作过琴剧《鸳鸯弦》,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把四川扬琴、古琴和琴歌移植到一块编排演出。”

  为了培养黄明康演唱琴歌,俞伯荪煞费苦心。“他常和我讨论琴歌在五声六律和吐字行腔上的细节变化,还总是跟我强调,琴歌毕竟不是民歌,也不是美声,在演唱时不要着重于技巧,而是要琢磨琴的弦中音和歌词的韵味。”俞伯荪酷爱古诗词,为黄明康改编了30多首琴曲,每一首都在旋律或演唱上表现出蜀派古琴的独特之处。

  黄明康一再强调,音乐和诗词密不可分。如果要学琴歌,必须进行声乐训练,还需要对诗词有理解能力,这都需要长期积累的功底。弹唱对人的要求较高,在唱的同时还要注意表达曲词的意思、思想,“比如《花非花》这首曲子,一定要有转音,要有那种绕梁三日的唱法,才能唱出那种朦胧美、婉转美。”

  提起创作《花非花》,黄明康回忆,当时创作这首曲子,真的是第一次体会到陶醉是什么感觉,唱出来就感觉自己晕乎乎的,像喝醉了一样,全身心完全地沉浸在里面,在床上躺了半天才缓过来。创作这首曲子,那种陶醉感是以前从来没体会过的。

  琴歌的特色,就如中国人对于情感的表达,讲究的是含蓄美。

  “什么是哀而不伤?是那种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不流出的情感。”黄明康阐释,品曲和品茶一样,讲究的是“品”,慢慢品,抿一口,嚼碎,再咽下去,就比如为1987版《红楼梦》电视剧作曲的著名作曲家王立平,为《红楼梦》作的曲都是那种,能把观众的心揪出来,让观众可以饱含热泪,体会人情百态,它不一定会让你痛哭流涕,但一定可以洗涤一遍心灵。

  “再悲伤的曲子,自己在弹唱的时候都不能掉泪,但要将那种感情展现无遗,要打动观众,要将作者的那种情感,无缺地传达。”

【责任编辑:半夏】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