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风住尘香花已尽

2018年10月11日 07:51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温旎、庹诗晴

  于我而言,独爱宋词。人生百态,高楼上的浊酒穿肠,杨柳岸上的晓风残月,月夜下的形单影只,都在诗词间,婉约着,悲凉着。说来宋朝已是千年前的记忆,在那个年代人生与世界,好似都在一杯酒里,相遇与离别,欢愉与悲凉。让心事都流落在文字里,便成了宋词。

  我与宋词相遇于垂髻年纪,那时还懵懵懂懂,只知这些刁钻难懂的词句怎么看都觉得美得不像话。后来长大一些,才懂得里面的每一行每一句都是装着风月缠绵的故事。词人们都将欢喜和悲伤留在了诗文之中,词文是神奇的,仅凭寥寥数字和深浅停顿便能让人如沐春风。

  在宋词的世界里,不缺风流恣意的男子,却少有清婉简淡的女子。她们生在礼教严厉的年代,在夹缝中成长,蔡文姬、柳如是、李清照......都成长出了各自的绝代风华。在如此陈旧的年月里,很庆幸,我们还能看到几个窈窕的身影,巧笑嫣然,零落人间。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在千年前的填词人中,感谢有惊才绝艳的她。李清照生于这样的乱世,注定了人生的坎坷。北宋的繁华走向了衰败,战乱、荒芜、孤寂、悲凉,留下满地狼藉。简单的日子不再,长满萧瑟与凌乱。我爱这个寂寞如尘的她,情怀和风姿,在世间少有,她便是我爱上宋词的理由。她婉约却不矫情,孤冷却生的磊落,放眼望去在滚滚红尘,千年岁月,有几个女子能如她一样。李清照这一生太苦,家园在风雨中飘摇,心爱的人也离开人世,她孤单的身影走在遥远的路上,是命运也是无奈。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心若无恙处处皆是归途。”李清照最后的时光都在西子湖畔的小院里度过,终是免于漂泊。院外的世界仍是飘飘摇摇,可她明白,家国之事怎样感慨,怎样愤慨,都不会有所改变。还不如在这个院里,泡一壶月光,写上几行大字,心情简淡。心中的落寂和感伤都藏在自己的心间。日子虽还是过的窘迫,但在这段时光里竟过出了几分味道来,笔墨流年,浊酒穿肠都是她的恬静、安逸。

  几句平仄,就是春秋冬夏。陌上青草,窗外的芭蕉,看日升月落,写流水花谢。许多年后,她还是被无数人念着,想来已无遗憾。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向阳】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