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2018年10月09日 07:12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牟巧

  

    酒馆里,一个身披黑色风衣的男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手里紧握着酒杯,但眼神却从未离开过街道对面的住宅楼。

  突然,男人的眼睛瞪大,目光紧紧锁定在从大门走出来的老妇身上。老妇人手里提着装满的黑色垃圾袋,步履蹒跚地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男人将酒一口气灌入口中,扔下钱便走出了酒馆。

  夜晚的风很凉,男人不自觉裹紧了风衣,他将手伸进上衣口袋,颤抖着拿出手机,熟练地拨出一个号码……同时,前方不远处妇人也拿出了手机,放在耳边。

  接通了,他说:“妈,你在干什么呢?”

  “我今天忘扔垃圾了,现在正在去扔的路上呢,你小子,多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关心关心妈妈了。”妇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

  可男人依旧眉头紧锁,“这么晚了,倒什么垃圾,快回去吧。”

  “我都出门啦,倒个垃圾而已,不然会把老鼠引到家里的。”

  “我叫你回去就回去!不然我就再也不打电话给你了!”男人有些着急。

  “嘿,你这孩子,吃错什么药了……好好,我回去总行了吧”老妇一边自顾自地嘟囔着,一边顺从地转身往回走。男人舒了一口气。

  他和母亲已经将近一年没见了,自从和家里闹翻过后,他就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找了一份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尽管如此,他依旧安慰自己,因为他只是想离开母亲,离开处处限制自己的家庭,越远越好。可是,就在前一天晚上,一个离奇的梦促使他连夜赶回家乡。梦里,母亲提着垃圾袋,过街时,一团白色的纸屑蹦了出来,母亲弯腰去捡,不料大货车驶过……当他从梦里惊醒那刻起,他就决定要立马回家。即使不知道梦境是真是假,但是他要在母亲身边,离她最近的地方保护她。

  回到酒店,男人瘫坐在沙发上。夜晚,空无一人的大街,母亲的衣服,黑色的垃圾袋……一切都和梦里一模一样。他闭上眼睛,脑袋一片混沌,有什么模糊的东西在不断地晃动。“没事的,妈已经回家了,一切都会好的。”他安慰自己。匆匆洗了个澡,他便睡了。

  男人搬回了母亲家里,安顿好后,他打算出门重新找份工作。母亲在家里炒菜等他回家,炒着炒着发现家里盐不够了,便使唤老头子下楼去买,可老头儿睡得正香,母亲不好打搅他,微叹一口气,关了火,自己下楼了。她有些着急,大概是怕菜凉了,突然,脚一滑,砰地一声响,母亲从楼上摔下来,头狠狠地撞在水泥地面上,血流如注……

  “不要!”男人大喊着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他才发现自己依然在酒店里,端起经过一夜已凉透的水,一口气喝完,因嘶吼而干哑的喉咙才渐渐舒缓。抹去满头的冷汗,他翻身下床,简单洗漱收拾行李后便快速退了房。他几乎是以上学时候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超市,买了一袋盐,接着冲到了母亲家里。

  当门打开,迎面是母亲布满惊喜的脸庞:“你怎么来了?快快,进来坐。”

  “妈,给你。”男人递上那袋盐。

  “你拿袋盐干什么,你这孩子这几天神神叨叨的……”

  “咱家不是缺盐了吗。”男人瞥向厨房。

  母亲走进厨房,一看,还真是,“你怎么知道的?”

  “别说这个了,我……辞职了,我决定搬回来住了。”

  “你,你一天想些什么呢!当初你吵着要去外地,闹得天翻地覆的,现在你又要回来,知道外面不好混了吧,我当时就告诉过你……”

  “行行行,妈,别说了,我知道是我错了。您看,现在我不是听您的话回家了吗。”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对了,妈,你最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老妇突然身形一僵,眼神变得黯淡,她扯着笑容:“我身体好着呢,没什么不舒服,我去煮饭了,你想吃什么,给妈妈说。”

  男人整天寸步不离地在母亲身旁守着。而自此以后,他便隔三差五地梦到母亲以各种方式死去,他每次都尽最大努力去避免,每次也都安全度过。可那一天,他在梦里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隐隐约约看到母亲倒在地板上,而他在旁边哭得撕心裂肺。醒来后,他慌张不已,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去避免死神的来临。敲开母亲的房门,忍着父亲的咒骂,他将母亲扶到沙发上,“您今天哪儿也别去,什么也别做,煮饭家务都交给我们爷俩,你只管好好休息,听到了吗。”男人的表情从未如此严肃认真。老妇很吃惊,但惊讶逐渐转变为喜悦,她点点头。

  男人很有自信,他不相信母亲在自己如此细腻的保护之下还能出什么岔子。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他悬着的心正缓缓放下,倒了一杯水,正准备喝下,身后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急忙转头,母亲正捂着胸口,五官痛苦地皱成一团。

  “妈!你怎么了!别吓我。”

  母亲早已没有力气回答,她的手颤抖地抚上儿子的脸,又顺着耳鬓滑下,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在救护车的笛声中,母亲失去了呼吸,时间伴着葬礼乐声快速推移,此时,男人站在母亲的卧室,收拾着她的遗物。突然,一封信从衣柜里滑出,男人紧紧攥住信,深吸一口气,打开。

  信上说,我早就知道自己得了心脏病,但怕你担心,所以没告诉你,谁知道你突然辞职回来了,可把我吓了一跳。今后可别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好好找份工作,踏踏实实地干,替我照顾好你爸爸,他那个人啊,什么都好,就是懒,你要多迁就迁就他……孩子啊,别难过,妈妈不过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旅行,其实我一直离你很近,不是吗?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好好活着,照顾好自己。

  望着信封,望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字,他才真正意识到他错了,他一直想躲得远远的,最好让母亲永远也找不到他。可是,现在,轮到母亲藏起来了,而他,再也找不到她了。

  ……

  枕头被泪水浸湿,男人渐渐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熟悉的天花板,他皱起了眉头。这间卧室,是他在外地租的那套。回头抓起枕头,冰凉的触感让他感到迷茫。突然,房门被打开,一个慈祥而温柔的背影逆着光站着,“都几点了,还不起床,将近一年没回家了,你不来找我,我就来找你。”男人瞪大眼睛,一把抱住老妇,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

【责任编辑:向阳】
下一篇:重庆生活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