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蝴蝶飞

2018年06月12日 07:32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顾平

  蝴蝶是中国文学中一个十分独特的典型意象。从庄周梦蝶到梁祝化蝶,蝴蝶的形象不断进入我的眼帘。

  蝴蝶是人类无限情谊的最好寄托。小道旁,花丛边,到处是她不倦的身影,这身影离我们很近,没有丝毫的防人之心。它们出双入对,并肩起舞,两两出没于花丛草叶之间,让人爱怜。蝴蝶真是大自然的灵魂,是爱与美生生不息的轮回与再生。那具有视觉与幻觉之美的意象,总让有情人为之过目不忘,思之再三。蝴蝶的前身是毛毛虫,然而她却能勇敢蜕变,在自我超越上作一番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以其令人神迷的舞姿留给自然界一个美丽的倩影,在这一点上,大自然的千万过客,又有谁可与她一比?她那轻盈的舞姿,灵动的身影,给我以无限美丽的遐想。

  庄周的梦蝶,似乎与爱情无关,到底代表了什么,我做不出庄周给人们留下的这道哲学思考题。梁祝化蝶,翻飞起舞,寄托了一代代中国人无尽的梦想。我们的灵魂就在这样的梦想里一点点得到净化,得到升华。当双飞的蝴蝶蓦地从墓中化出的时候,我们是否对天地的生命之爱万分珍惜。

  我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我就特别爱听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当那缠绵的乐声在耳际响起的时刻,我沉寂的心灵就会伴着诗意的蝴蝶上下翻飞……

  乐曲在轻柔的弦乐背景下,由长笛吹出了优美动人的鸟鸣般的华彩旋律,呈现出一派春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江南水乡的景象。英台女扮男装,走在求学的路上。音乐的溪流逾越山谷,汇入一潭幽深如镜的湖。在竖琴伴奏下,乐曲进入了主旋律部分,小提琴演绎出纯朴而美丽的梁祝爱情主题。在自由华彩连接处,音乐转入活泼欢乐的回旋曲。快板,弦乐颤音背景上出现“梁”“祝”对答。用音乐奏出了梁祝二人同窗三载就要分别时依依惜别的心情。十八相送,山伯与英台依依惜别的缠绵无奈,被竖琴演绎得淋漓尽致。突然,阴森可怕的大锣与定音鼓及惊慌不安的小提琴把我带到悲剧现场——抗婚、楼台会、哭灵投坟。悲伤的英台时而呼天抢地,悲痛欲绝,时而低回婉转,泣不成声。鼓声轰鸣,排山倒海的音乐呼啸着,撞击着,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那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的鼓声,烘托出祝英台父亲的专横。祝父逼婚。大提琴奏出山伯无可奈何的叹息,小提琴送来英台悲痛欲绝的哭诉。此时,哀婉的旋律仿佛一叶扁舟在恶风浊浪中颠簸摇摆,苦苦挣扎,最终还是逃不过被吞没的噩运。最后,她以年轻的生命,向世界作出悲愤的控诉,纵身投坟。乐曲达到高潮。高潮之后,音乐平和舒缓,如雨过天晴。该章再次重复了纯真的爱情主题,似惋惜,似同情,似沉思,似肯定。梁祝化蝶而去,翩翩起舞。然而,这已不是人间的美景,不是当初乐曲开始处草桥结拜时的春光美景。长笛以美妙的旋律将我带到神仙的境界:“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花丛来。地老天荒心不变,梁山伯与祝英台。”全曲告终,一切都结束了,一切又重新开始了。所有的爱恨情仇化成双飞蝴蝶,飞出坟茔,翩舞于江南无限春色之中。

  《梁祝》是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与《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是震撼人心的爱情悲剧。中国文学作品中,没有外国文学中那种纯粹的悲剧,那种将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的悲剧。西方的悲剧往往是那种“西风残照,汉家陵阙”,以一种绝望的态度把悲剧推向绝对化,让那种绝对的悲剧冲击观赏者的内心,像《罗密欧与朱丽叶》《麦克白》,还有莫里哀等人的作品基本都是如此,它们承载着古希腊的悲剧哲学,东方的悲剧却不是如此。在东方悲剧中它不让人陷入绝对的无望,它给人一种信心,让人相信美好的存在。基本上每个舞台剧悲剧里面也是正义战胜邪恶,以此来平息人们内心对圆满的渴望,并且通过最后喜剧变奏来完成“哀而不伤”的美学观点。所以东方的悲剧符合本民族的心态,纵是绝对化的悲剧也要留一个喜剧的小尾巴,譬如:《窦娥冤》《白蛇传》《牛郎织女》,所以在音乐《梁祝》的编曲过程中势必要受东方美学的影响,在最后化蝶部分它既要表现出温柔的浪漫气息,还要表现出那种悲剧应有的发自内在的荒凉与沉重。《红楼梦》让贾宝玉出家当了和尚,用虚化的形式来结束悲剧,而《梁祝》通过“化蝶”,用仙化的形式将悲剧的结局变成中国人喜欢的大团圆结局,将无限的悲苦升华为美,摆脱嗔痴,遗世御风,给了国人心灵多少慰藉,满足了多少中国人美的梦想。讲述梁祝爱情故事的川剧《柳荫记》有一个独特的地方是化鸟而不是化蝶。蝴蝶是脆弱灿烂的,但是鸟的生命比蝴蝶更长久,所以川人是以这种方式为梁祝的感情祝福,祝英台也就多了三分辣味儿。

  蝴蝶,在书中在舞台上在电影电视里在各种乐器的旋律中飞舞,梁祝美丽的生命,蜕变成两只遍体鳞伤的蛹,被琴弓(琴键)拱破厚厚的泥土,终于化蝶而出,在音符里飞翔,在琴弦上流淌。多少年来,那对美丽灿烂的蝶,依然在我充满向往和率真的心田里自由翩跹。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向阳】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