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桐花尽染故乡路

2018年05月15日 07:24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刀剑如梦(顾平)

  “清明之日桐始华”。

  故乡苍溪,清明时节,巳是清风扑面、遍地新绿,处处散发着浓浓的春的气息。

  下雨天,翻看回老家拍摄的桐子花,故乡的印象又清晰起来,很多往事也浮现眼前。

 

  “桐花万里丹山路”。走进山野,不经意间,目光便被凸凹坡上那一树树盛开的桐花深深吸引。有洁白的花朵,有紫褐的花朵,有绛色的花朵,有梅色的花朵。层岭尽染,五彩缤纷。

  桐花不算美,但却旺。桐花无所不在地妆点着春天,兀立原野,白里带红,一簇簇、一团团的开。花期也不长,边开边落边长叶,树上繁花争艳,树下落花成堆,配以新发懒黄的桐叶和沧桑遒劲的枝杆,呈现出有别于一般春花的别样风景。

 

  桐花,自古就是“清明之花”。三春花卉中,地位最隆的非牡丹莫属。简单对比,牡丹是“都市”的,刘禹锡《赏牡丹》: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描绘出了洛阳城里观赏牡丹的盛况;而桐花则是“民间”的,植根于广袤大地、“乡土社会”。

  桐花似海,故乡深情。桐花绽放满山涯,悠悠回想儿时家。令我畅想,令我回想,令我观望,令我盼望......

  小时候真没在意桐花的样子,倒是树上结出的桐果至今印象深刻。那时的油桐是家乡最重要的经济作物,家家户户的经济收入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卖桐籽。那时的桐树自然也比现在多,荒坡上、田梗边到处都是油桐树。深秋时节,当桐果变成深红,大人们便成群结队背着背篓扛着竹杆满山遍野打桐果,那阵势就象过一个盛大的节日。

  小孩子也不会闲着,待到桐果收完,为颗粒归仓,“打扫战场”的事就轮到孩子们出动了。每个学校都要开展勤工俭学活动,每个学生娃一个收桐季交多少个桐子都是有任务的,不过这任务大家好象都挺乐意,因为,又可以不上课了。

  我记得好象是初秋季节,一些桐树根上会长出一种白色的蘑菇,乡亲们都叫它桐麻菌,桐麻菌非常少见,但又喜欢抱团生长,有时一棵树下能采四五斤。桐麻菌口感劲道,味道清香,现在想起来余味尤在,只不过离开家乡,巳经几十年再没吃过这桐树下的美味了。

  那时候好象天很蓝水很清,大路边上到处有泉水喷涌,路人口渴了,就会采下一片桐树叶,折成漏斗状用着取水工具,把泉水喝个痛快。喝完泉水把“漏斗”仍放于泉边,下个人来了继续享用。

  最绝的便是那桐叶灰,把桐叶烧成灰烬,配以大米、玉米充分浸泡,用清水洗尽杂质,用石磨磨成米浆,放入铁锅加热搅拌制做成型,再放入蒸笼烹蒸熟透,便做成川北有名的特色菜品米豆腐。家乡至今仍有逢年过节做米豆腐的习惯,省会成都一些市场也偶尔有售,但显然已再不用桐叶灰做原料,米豆腐自然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了。

  灿烂开放的美丽的桐花,席慕容“可以放进诗经,可以放进楚辞,可以放进古典主义也同时可以放进后期印象派的笔端”,而我却是放在岁月怀旧、感恩生活的“美篇”中。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向阳】
下一篇:母亲的手擀面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