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在黑暗中转身离开

2018年01月12日 07:00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簇桥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热爱音乐热爱唱歌热爱心灵自由的人,我曾经也无数次地想象过自己的死亡。但是我从来没想过我会不会在生命结束之前一直歌唱,一直歌唱,用尽整个生命和灵魂去歌唱。我也从来没想过,如果给我一个机会选择,我要不要选择降生在这个世上。当我看到Selma,我开始认真地去考虑这些问题。

  虽然和《黑暗中的舞者》在电影界的地位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但是看完电影我还是想到了《第36个故事》。交换。

  我不知道要换什么,只是不想用木马换吉他,吉他又换木马。只是觉得用我的时间和劳力去换手术费是值得的。迪斯科球换芭比和她的马车,好像有点幼稚。用手术费去换我的生命,我觉得这真是愚蠢。十几年的旧书,换两首岛歌,因为突然还蛮想听。用我的生命去换儿子的眼睛,对我来说就是值得。交换的法则,心理价值。

  这是一部压抑的电影,家庭式摄像机拍摄,没有用三脚架和轨道,手持摄像机拍摄,镜头晃动在BJork蓬乱的头发上,厚厚的眼镜片上,随着音乐舞动的双脚上。车间机器响动都是节奏,说话声大喊声都是乐曲,跳啊唱啊,只要有音乐,世界就是美好的,所有的苦难也是可以忍受的。当世界陷入黑暗,我用幻想来取暖。

  你问我是不是瞎了,我告诉你,I have seen it all.有时候,你用眼睛也未必有我看得清楚。我看到过树木,看到过杨柳在风中起舞。我看到过我是谁,知道以后会如何。我什么都见过了,无需再看什么。

  电影中所有极端矛盾冲突的片段都是以歌舞的形式来表现。外在欢快,内里却痛苦致死。他们都是Selma的幻想。幻想工作的时候就是在唱歌跳舞,就是在音乐剧中生活。幻想杀了人,大家还都原谅了她,都能理解她。幻想与自己的偶像不是在公堂上对质,而是一同载歌载舞。幻想那不是通往绞刑架的路,而是结束痛苦的旅程。

  迈向死亡的一百零七步,脚步声是节奏,欢笑着跳往朝向死亡的路。Selma迈向绞刑架的狂想,是以欢快的方式被表现,却让人窒息得透不过气。是的,Selma也害怕死亡,害怕黑暗,害怕看不见。她想要活着,想要被爱,想要看到她的孙子。但是,她认为儿子更需要这些。因为母爱,也许也夹杂着歉意——明知儿子也会像她一样慢慢变瞎却还是生下他,只是喜欢手里抱着新生命的感觉。

  从躺在等待死亡的牢房,到行刑的整个过程,导演都呈现给你看。那种等死的恐惧感,深入骨髓。哭喊尖叫努力挣扎,一切都无济于事,就如同我们面对残酷的命运,那种无奈与压抑感让人感同身受,咬着嘴唇,眼泪就无声地落下了。从努力存钱治病,遇到爱自己的男人到最后事情变得一团糟,导演把一切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你看,即使Jeff这个一直默默关心Selma的男人对Selma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爱你”。

  当生命结束在最鲜活的时刻,歌声戛然而止,一切都仿佛结束了。但是,Selma说过她不喜欢电影散场的最后一首歌,所以每次都听到倒数第二首歌就离开。Selma行刑前唱的歌也不是最后一首歌,而是倒数第二首歌,这样就好像电影可以一直继续,永不结束。

  罢了罢了,愿不愿意降生于世,这就是个伪命题,是我自己提给自己的愚蠢的问题。因为无论如何,你是无法重来了,而我也无可能复活。倒不如像Selma一样赶在电影结束前,在黑暗中转身离开,用幻想取暖。

  版权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向阳】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