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蜀风茶韵

这部剧集凭什么超过冰与火之歌?

2017年09月13日 07:26 来源:这儿有好书 作者:佚名

  这个夏天我们被权游吸引,就算快结束的时候被剧透,也不能影响它的收视率。第五集播出之后,这部剧的收视率还是依旧持续走高。话说当时第五集的观看人次竟然达到了1072万,同时超越第四集的1016.7万人次,更是击破了《权力的游戏》的两项收视纪录。

  说到收视率,听闻有部迷你剧同名影集击败《冰与火之歌》荣膺欧洲电视大奖,豆瓣评分9.0分。同名影集首播创下120万人收视,瑞典每8个人中就有1个人观看并为之落泪。

  迷你剧集“戴上手套擦泪”每集1小时,第一季共3集,播出时每集平均有120万观众收看,这意味着每八个瑞典人里就有一个看过该剧;在3-99岁观众群占到33%市场份额,这意味着每周一有1/3的瑞典观众选择守在SVT台;瑞典日报则说该剧“震撼和感人,直剖现代瑞典从未展示的一面”…

  《戴上手套擦泪》由瑞典SVT电视台于2012年10月8日首播。坐拥收视和口碑双高的“戴上手套擦泪”取材自真人真事,是乔纳斯“爱、病、死”三部曲的第一部。

 

  在瑞典有一类人被称为“白色麋鹿”,我们眼中的麋鹿或许是神圣的象征,但事实并非如此吧。麋鹿被看做“不详的劣种”。但也正是这个群体,他们依旧有着自己的生命力。

  人生,我唯一的人生,我唯一拥有的人生。

  我唯一能得到的人生,也是我唯一想过的人生。

  我这一生,只是想要爱一个愿意爱我的人。

  只是想在一瞬间,自由地活着。

  瑞典作家乔纳斯·嘉德尔轰动北欧的一套三部曲小说《戴上手套擦泪》主要描述了在80年代的斯德哥尔摩,两个男孩之间的悱恻爱情。前两个月的推送中,“这儿”为大家推荐过《戴上手套擦泪》第一部“相遇”,现在终于可以看到完整的三部了!

《戴上手套擦泪》| 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

  著 | 乔纳斯·嘉德尔

  译 | 郭腾坚

  第一部“相遇”

  在第一部“相遇”中,我们看到了五六十年前,同性恋者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社会地位,同时也看到了一九四四年,瑞典政府将同性恋去罪化的发声。

  在第一部“相遇”中,同样令人难过的是同性恋患者被艾滋病病毒啃食、分解身体免疫系统的过程。通常情况下病毒的侵蚀是相当缓慢的,最长可达十年。但也有不幸,发病极快病毒也可以迅雷不及掩耳地入侵。总之这一切的一切最终还是被本杰明和拉斯穆斯两人牵手,并肩走在雪地里的温馨结尾感动到落泪!整个世界都快要倒下了,我们却挑这个时候谈恋爱!

  ▼

 

  《戴上手套擦泪》剧照

  此时,红灯转绿,滴答声的节奏顿时变快。拉斯穆斯还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但现在是绿灯,所以他还是走过行人穿越道。本杰明紧随其后。

  走到一半,本杰明握住拉斯穆斯的手。拉斯穆斯没有拒绝。他们走着,走着,十指紧扣。

  不知为什么,遛狗的男子还停在行人穿越道上。可能狗狗正在小便之类的。男子瞧着他们的背影。过了行人穿越道,他们左转,朝着宽广的购物大街走去。两人紧紧并肩而行,已分不清谁在前,谁在后。有时开过一辆车顶灯熄灭、停止载客的出租车。除此之外,全城一片死寂。大地一片银白。

  他们手牵着手,继续走着。雪继续下着。他们不知道朝哪走,也不知道往何处去。不过,没关系。他们踏出的每一步,不管朝向何方,都是崭新的开始。

  在城里,雪继续下着。

  第二部“陪伴”

  那晚大雪纷飞两人牵手,此后本杰明与拉斯穆斯共度了三年半的时光,在他们形影不离享受着拥有彼此的爱情时,有种疾病悄悄从美国传入瑞典,而且尚无解药医治。政府呼吁,所有人都应该接受检测。班杰明一直没有向家人介绍拉斯穆斯,他说不出口,他认为自己让家人蒙羞。可就在拉斯穆斯说出自己检测结果的那一刻,班杰明转身推开大门,头也不回地朝家的方向奔去……

  班杰明的父母信仰耶稣,同性恋在他父母眼里就是堕落的象征。他之前的隐瞒无非是怕他们的爱情会受更大的阻碍。可如今,为了更好的照顾拉斯穆斯,他必须对父母抱有一线希望,也许出柜没那么糟...可是,事与愿违,他的父母将他彻底赶出家门...因为爱上了同性,就要忍受被亲人抛弃的命运,这比社会的偏见更加残忍。可怜的班杰明陷入了绝望...

  有时,本杰明想要的,就只是坐在拉斯穆斯的身旁,欣赏他年轻健壮的身体,瞧瞧那经历一整天滞闷黏热的柔软肌肤在夕阳余晖中闪闪发亮……本杰明的眼神始终围着拉斯穆斯转啊转,而拉斯穆斯只顾着在各桌走动,收拾餐具。仿佛天神之子,能够青春永驻,年华不老,全世界所有时间都是属于他们的。

  然后,他和这位“神子”就吃当天剩下的肉丸三明治当晚餐,再一起去游泳。他们骑到最西侧的岬角,把自行车一扔,跳到水边石头上,比赛谁最先脱光衣服下水。他们总是玩这个游戏。

  几年后的今天,本杰明会相当谨慎、细致地梳理拉斯穆斯日渐稀疏的头发。那将是个美好的日子。几年后的今天,拉斯穆斯会坐在轮椅上,推近窗前,仿佛凝视着斯德哥尔摩南郊的奥斯塔湾。他皱着眉头,虽然全神贯注,眼神却已显得迷茫,只是瞧着正前方,双手在膝上纠缠着。能有人替他梳理一下头发真好。

  “我看起来怎么样?”他将会这样问。

  “好极了!”本杰明将会这样回答。

  “是不是光滑、浓密?”

  “没错,既光滑又浓密!”

  拉斯穆斯咧嘴微微笑了一下,笑得很不自然,很痛苦。他当然知道本杰明在骗他。但他喜欢被本杰明骗。同样,本杰明也知道拉斯穆斯在骗他。他也喜欢被拉斯穆斯骗。

  第三部“分离”

  看着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一点一点被摧毁,我却必须接受自己不会死去的事实。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他们站在那道漆黑的木门前,等着保罗开门。

  十年前,就在这房间里,保罗一眼认出了班杰明。在这里,他庆祝了人生第一个、以及往后无数个圣诞节。他和拉斯穆斯在这里相遇;那时他们都还只是孩子,生命中带着残缺,一颗炙热的心无所寄托。不过十年,可是,感觉就像一辈子那样长久。

  而今晚,班杰明还坐在拉斯穆斯身旁;但是拉斯穆斯已经不在了。

  ▼

 

  《戴上手套擦泪》剧照

  秋季的斜阳低垂,依依不舍地逐渐聚集,在靠拢的乌云下投映最后一抹留恋的夕照。地面上的阴影越拉越长,冬天的脚步近了。

  路的一边是农田,更远处是一片森林。另一边是一座建于17世纪的教堂,墙面刷得粉白。斜阳映照在教堂的尖塔上,向聚拢的乌云发出幽微的反光。整座墓园外围着一道低矮而老旧的石墙。本杰明双手冰冷,全身冷得发抖,但还是紧紧抓着红色郁金香。他们朝墓碑走去。他朝拉斯穆斯走去。

  拉斯穆斯·史达尔:1963 — 1989。

  他望着这个名字,这个年份,一读再读,泪水溃堤而出。现在,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止两人重逢了。

  他把郁金香放在一个用柴枝固定在地上的小容器里。这些远道从斯德哥尔摩来的红色郁金香已经有些枯萎了。本杰明站在墓前许久。他终于回到爱人的故乡了。

  他一语不发。千言万语在脑海中打转,然而话一出口就只剩下这几个字:“拉斯穆斯,我是多么爱你。”多年前,那个梦境一般的圣诞夜,他们初次邂逅。整座空荡荡的城市里,大雪纷飞。所有人高声唱着“平安夜,圣善夜”,只有本杰明不知所措——他没听过这首歌,根本不知道怎么唱,甚至第一次听见这段歌词:“……静享天赐安眠!”

  来源:

 

  《戴上手套擦泪》同名影集同名影集获得瑞典国家电视台水晶奖年度电视剧、法国欧洲电视剧论坛年度公众影集,首播不仅创下120万观众收视率(意味瑞典每八个人就有一人在收看)并且击败《冰与火之歌》荣膺欧洲电视大奖,豆瓣评分9.0分。三部曲套装正式开售!

 

  《戴上手套擦泪》三部曲为什么值得被强烈推荐

  本套书特约监制解答

  这套书一共有几本?有英文版本吗?

  这套书一共有三本,瑞典版分别叫做爱,病和死。暂时没有出版过英文版本。中文版本是长期旅居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郭腾坚先生从瑞典文直接翻译过来的,分别为台湾和大陆所使用,中文版三部曲的副书名为了淡化悲伤的气氛,改为相遇,陪伴和分离。

  小说和剧集有什么区别呢?

  小说和剧集是并行的。但是电视台不想等那麽久,于是就先出了剧集(所以并不是说迷你剧是根据第一本小说改编)。小说拓宽并加深了剧集的内容,仍有很多故事只在书籍中出现。比如,在第二部书中有80页是关于Reine的故事,还有在Rasmus遇见Benjamin之后返回Koppom的故事,等等。

  剧情描写会虐吗?

  虐啊,哈哈,我已经回想不起这套书从我一第一次读到到最后出版总共哭了多少回了,大概读几十页就需要停一下平复一下情绪的节奏。其实看过剧集的小伙伴会了解,这个故事的讲法和《平常的心》不同,作者是很冷静甚至有点乐观的在讲故事,可正是这种平淡到接近白描的手法最是能彻底击碎我。

  简体中文版的删减多吗?

  这是我的痛处之一,即使我据理力争,简体中文版还是删除了少量的情色描写,我只能摊手。

  我不是同志,适合读这套书吗?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支持把这套书定位了“同志小说”,就像我们也不会将《心是孤独的猎手》或是《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介绍为同志小说是一个道理,这是一套关于普罗大众爱情的小说,不卑微也不崇高,他们爱上的人也爱他们,你不需要用任何词汇来形容他们,或是理解他们,你只需呀用心感受。

  为什么要出版这么一套书,读它的价值是什么?

  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这个故事感动了我。

  彼时彼处发生在那些人身上的那些事,都能真真切切地拷问着我们每一个观者的内心。在面对爱、病、死的时候,我们终将无法成为冷眼的局外人。你明眸善睐、眼波流转,你颔首娇俏、俊朗明媚,那都是你爱着的样子,可当疾病把美好一点点撕咬吞噬,你将作何选择?你爱的他又将作何选择?在同性恋者还是在作为少数人群被讨论的八十年代,认爱无疑是需要莫大勇气的——信仰崩塌,众叛亲离。但正因为决定正视自己,忠于爱情本身的这份执着,才让这样的感情显得纯净朴素,褪去糖衣的包裹,这份感情起初便是带着几分苦涩的,可这也正是它的珍贵之处。然而即使赌上了一切,却还是没有逃过诅咒似的离别……

  小说中有着神采不凡的身于心的对话和让人不忍卒读的悲伤氛围,它让我相信对于国内的文学爱好者来说,即使其改编剧集的珠玉在前,这部文学作品本身也是绝对值得我们引进,带给广大读者的。

  被妖魔化的又何止一个群体,多一点了解就能少一些偏见。

  如果我喜欢这套书,我能为它做什么?

【责任编辑:半夏】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