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良好的体能、没有充沛精力 免谈事业

导语

我们从生活和教学的经验中体会,便可知孔子这样的话,是说他从前看到一个人,有思想、有才具,便相信这个人将来一定有成就——“听其言而信其行”。后来他发现并非如此,一个人即使有才具、有学问,但没有良好的体能、没有充沛精力,也免谈事业。一个人做事业,必须要强健的体力,饱满的精神。所以孔子说,我看了宰予,对人生看法有了改变,天下事实在并不简单。

没有良好的体能、没有充沛精力 免谈事业

◆◆ ◆◆◆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宰予,字子我,又名宰我,鲁人,是孔门的弟子。他大白天睡觉,历来但从字面上讲,都是说孔子生了气,责备他说,腐烂的木头,根本不能雕刻成东西;粪土做的墙壁,说什么总是臭的,你要加上粉刷油漆都没有用。所以他说,我对于宰予,并不深加斥责。历代诸儒大体都这样说,认为孔子深责宰予睡午觉大不应该。因此认为孔子的“于予与何诛”一句,说是不责备他,其实正是深深的责备。

我对于这一则书,也反复地研究过,总觉得与下文合不起来,因为宰予也是孔门四科弟子中的著名人物,否则《论语》就不会特别注重他,并且再三提到他的事。我反复审读这一则,忽然悟到此中的道理,原来孔子不但不责备宰予,而且还为他特别说明,说他白天睡觉是出于无奈;因为宰予患有体力衰弱症,或精神衰弱症,所以午睡是不得已。因此对于宰予,并不过分地责备。譬如腐朽的本头,你一定要把它雕刻成东西,那是不可能的;又臂如用粪土做的墙,虽在外面加以油漆和粉刷,也是白费的。

从前大陆北方和中原地带,造屋建筑泥墙,都要选用坚韧的泥土,不然是不会坚牢的。这两句都是说,质地不好的土和木,如硬要用它造成伟大的建筑,它是不胜负担的。一个人的体力衰弱,精神不够,生理机能内部不健全,如硬要他如何如何,那是做不到的。所以孔子便说,对于宰予,就不能太苛责他了,而且不但不苛责他,甚之,还非常地感伤。

因此跟着便说,我开始时,对于一个人,听了他的话,便相信他是能够做得到的;现在呢,我对于一个人,听了他的话,还要加以观察他的才能和身体,是否具有这种魄力,可以一定做得到。他又说,我为什么有这种改变呢?因为我在教学生的体验上,观察到宰予的健康情形,才改变了这个观念。

古文简练,能力的意义也包括在行为之内,大可不必仅把“行”字范围在行为之内。当然喽,我对于这一则书,简直完全和古人唱反调,其实,我也是由于教学的实际经验,反复体认和仔细研究此章,才得恍然一悟。如果这样说是对的,更可见孔子的伟大处——他不但有严谨的教学态度,而且还深深地体谅每一个学生的才智体力和环境。假使你设身处地于两千多年前的时代,你能不由衷地佩服孔子教学方法的周到吗?这才是真正建立了一个教育大师的千秋规范。至少我相信,这样说是相当准确的,千万不可跟着唐宋诸儒的陋见,只把孔子塑成一个呆板迁腐的偶像,看到学生睡午觉,就开骂起来了。

后世自命为儒家的学者,为了表示尊重圣人的守则,连午觉都不敢睡。贤如曾国藩,也只好发明一个睡傍晚觉的补充办法,岂不可笑之至吗?一个圣人,绝不至于如此的浅陋,他对于人情世故是面面通达的,才能有此成就。如果硬要把体力不支的学生,加上课外补助,又不许他睡午觉,昼夜都要用功,除非孔子想把所有的弟子们都造成颜回那样,早点短命天折了。所以这一则插入子贡与颜回的比较之后,更显见它的关联之妙了。(《孔子和他的弟子们》)

……这两个问题解决了,就懂得他是说宰予的身体不好。只好让他多休息一会,你们对他不要有太过的要求。这个道理,我是从学生中体会出来的。因为我有几个学生,能力好、智慧高,他的才能见解,老实说我都佩服他。但要命的是,交给他一件事情,一个月都没有消息。骂他吗?不忍心。实际上他三天两天就患感冒,一天到晚都必须与床为伍,没有精神,只好躺下来睡觉。我才发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不是说他坏,而是他的底子太弱了。但是人很奇怪,身体弱的人头脑都好,试看《孟子·尽心》里:“人之有德慧术知者,恒存乎疢疾。”一个有病的人,因为经常在病苦中,身体没有其他的活动,所以会多思想、会搞学问。体力好的人,运动得锦标的,要他写两篇,他很吃力。这两件事,不可得兼;体能好,智慧又高,文武具全的人太少了。学问、德业好的人多半体弱多病,这是事实。所以孔子说:“于予与何诛?”对于宰予不必过分诛求了。“诛”者求也,在此不可当杀人的“杀”字用。“诛”也是要求的“求”,这里“于予”的“予”就是宰予。换句话说,你们对于宰予,何必要求太过呢?就让他睡个觉吧!

孔子说,从前我听了一个人的话,就相信他的行为。现在我年纪大了、人生经验多了,听了一个人说的话,还要观察观察他的行为。这个改变,是宰予给我的启发。

古人根据这些话解释说,孔子对宰予恨极了。事实不是这样的。我们从生活和教学的经验中体会,便可知孔子这样的话,是说他从前看到一个人,有思想、有才具,便相信这个人将来一定有成就——“听其言而信其行”。后来他发现并非如此,一个人即使有才具、有学问,但没有良好的体能、没有充沛精力,也免谈事业。一个人做事业,必须要强健的体力,饱满的精神。所以孔子说,我看了宰予,对人生看法有了改变,天下事实在并不简单。有人有思想、有能力、有才具,他却一辈子做不好事业,因为他的精力不足、精神不够。所以曾国藩的相法便说:“功名看气宇,事业看精神。”有道理!所以我认为这一节是这个意思,对与不对,还待大家再研究。不过我个人至少到今天为止,认为是这样的。只是古人把孔子描写得太古板、太迂腐了,其实孔子非常通人情。


0
趣味史话
杯觥之间——宋代的酒桌与政治

宋代以前,“酒池肉林”“鸿门宴”“青梅煮酒论英雄”及“曲...

何叔衡:用生命践行铮铮誓言(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数风流人物)

1935年2月24日,在从江西转移福建途中,何叔衡在长汀突围战...

一代枭雄陈友谅,为什么打不过朱元璋?

在元末的农民战争和地方势力争霸中,陈友谅可谓是朱元璋遇到...

张宗鑫:明清之际中医在西方的传播

问题,利玛窦在四百年前就有了深刻的认识,实在让人叹服。 ...

专题世界

友情链接

>>>戳这里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