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张謇为何婉拒顾昂千

2021年03月05日 09:41 来源:搜狐历史网 作者:黎数

民国九年,南通顾昂千以文稿征序于张謇。顾昂千此前曾受聘为江苏通志局的征访员,还完成了一些著述。发现张謇没有及时回复,此公又致信催索。为此,张謇回了一通信,挺精彩的,道理也讲得很明白。

民国九年(1920)张謇《致顾昂千函》

张謇的回信一开头就打招呼:“前后惠书皆奉到。有志于文学,甚善。下走事冗而善忘,未能即时作答,良以为歉。顾承示篇什,其佳处足下既自张之矣,下走卒亦莫能赞一辞。”——这里是话中有话:你文章的好处既然自己已在夸了,我还能再说些啥?

接着张謇话锋一转,谈到自己对文学的认识:“词章家于世,譬诸工科则雕刻油漆之术也,必有物可供其雕刻油漆者,而后藻绘有所施。下走于地方则方为水木匠耳,水木匠且有穷于施工之处,故人事大冗。今之国计民生,以人人能自谋其衣食为先务之急,衣食之谋在于实业,实业之缔造,在执斧柯、运绳墨之水木匠多。下走于乡里亦强勉为之而已。”——这是说自己为民生谋衣食还忙不过来,哪有闲情逸致顾及文学那种彩绘之事。

众所周知,张謇在近代历史舞台上以实业救国闻名。此《致顾昂千函》时为民国九年庚申,即1920年,彼时国家正处时局动荡、内忧外患之中,而张謇也有棉纱实业等事务要顾。因此,接到顾昂千催索之信的张謇,对顾氏的请托意兴阑珊。他建议顾氏不妨先暂舍文学的藻饰,一道来同他做些水木匠般的基础工作。当时顾昂千作为江苏通志局的征访员在参与《江南通志》的撰述,而这类事在张謇眼中并非什么急务。在张謇看来,这个时期编纂《江南通志》,就犹如是在雕刻油漆。他说:“一省之中六十县,可雕刻油漆者几何?徒糜雕刻油漆匠之工食,是殄天物、耗民力,以为不可,故不敢附和。”这个态度很鲜明。此外,张謇后期对应用文特别重视,他对这种充满文人笔法的撰述,原本就不大感兴趣。

近代实业家、教育家张謇

互联网上常有针对某些具体言辞的雅致和粗俗的争议,自然地想到张謇的这封信。其实文和质之用,还是要区别对象,还是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不可一概而论。孔老夫子有云:“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能够允执厥中,恐怕非圣贤莫属。


【责任编辑:洛尘】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